言情小说 > 滕真 > 《帅哥别乱爱》
返回书目

《帅哥别乱爱》

第二章

作者:滕真

两年後

「你今天不必打工吗?」汪子榆跷著二郎腿看杂志,瞄见一道人影晃过,随口问道。

她是黎亚澄的高中学姊,两人前後进了同一所大学,现在是共同租屋的室友。

「嗯!同事调班,我今天临时休假。」黎亚澄倒了杯温开水也坐进沙发里,却是坐著发呆。

「咦?不会吧?」汪子榆翻著杂志突然惊呼一声,偷瞄了她一眼,然後将内容看得更仔细,眉头也愈揪愈紧,还咬牙切齿的发出咒骂声。

「怎么了?」黎亚澄不是很有兴趣地问。

那家伙当兵期间,不时打电话写信传伊媚儿给她,解释他之所以订婚的原因:一下子说是奶奶的遗言,一下子说是为了保护施凯雯,他们之间只有兄妹情,绝对不可能结婚等等,林林总总一大堆说词,总归一句就是迫於情势,他不得不「暂时」和那位小姐订婚。

真正令她心生退却的是他说的那句话:「那个婚约一点也不重要!」

这是多么冷酷又残忍的说词,瞬间在她心中投下巨石,阻碍两人的进展。不管他如何强调他对她的认真程度,可他的言行等於在否决两人将来的可能性,对她来说,稳定的婚姻关系等於是人生的基础呀!

所以,她打定主意切断和他的关系,无论他解释了多少次,她都不曾给予任何回应,希望他能死心,回头好好待他的未婚妻。

而他昨天却直接打电话找上她,只简短说明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她,就匆匆挂了电话,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呢?

只是他每回的现身,都让她的心湖扬起巨波,久久难以平息,看来她是真的陷进去了。为什么?他们之间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喂!你到底要不要听啊?」汪子榆说了半天,才发现黎亚澄不知神游太虚到哪里去了,她很不爽的拿脚顶顶她。

「啊?嗯!你说啊!」黎亚澄回神後瞧见她不善的神色,连忙点点头。

「看来那家伙真的是别人的了。」汪子榆叹口气,放下杂志。

「什么?」黎亚澄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

汪于榆迟疑了会儿,才把杂志递给她。「你看。」

她原本还期待那家伙能坚持到底,结果还是败给家族势力了,是她太高估他了吗?亚澄应该撑得住吧?

黎亚澄接过来一瞧,心都凉了,杂志直接掉落地面,就见上头斗大的标题--

蓝光集团接班人好事近!婚期定在×月×日

超级黄金单身漠杨傲菽即将迎娶施记千金施凯雯,又一对令人称羡的金童玉女配!

「我原以为他会为爱坚持到底的说,真教人失望。」汪子榆捡起杂志叹口气。

黎亚澄依然呆望著地板,心头又酸又涩。她到底在期待什么?明明一再告诉自己别再想他,为何得知这个发展时,却管不住心头的苦楚,是消息来得太早了吗?

「你还好吧?」汪子榆发现她的异样,担心的移坐到她身边。

「当然了,虽然有点吃惊,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不是吗?他们都订婚那么久了。」她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却笑得很难看,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是吗?算来那家伙退伍也快半年了,你干嘛都不理他,搞不好你努力点就可以阻止这件事了,这么算来你也该负点责任。」汪子榆数落她。

「何必呢?人家门当户对,也许还是两情相悦,为何要破坏他们?」她一脸的苦笑和满心的苦涩。

「你也善良过头了吧?什么门当户对?什么两情相悦?进礼堂前都不算数吧!努力争取自己的幸福哪叫破坏?错过这家伙真的挺可惜的耶!」汪子榆可急了。

「也许吧!但为了自己好就去破坏别人,我真的做不出来。」黎亚澄苦笑,那位施小姐是她的高中学妹,两人虽不熟,但在学校也是见过的,是个很可爱的女生。

「不如我们去会会那女生吧!」汪子榆突发奇想的拉拉她的手。

「你想干嘛?她算来也是你的学妹耶!」黎亚澄一脸紧张的问。学姊是个火爆女,她可不想发生那种为了男人大打出手的恐怖场面,很丢脸的。

「那又如何?我又不认识她,我们去探个底,若她看起来很不顺眼的话,就把那家伙抢过来呀!」汪子榆一副要付诸行动的兴奋状。

「学姊?!」黎亚澄却像在看外星人般瞪著她。

「你这什么表情啊?既然是惹人厌的情敌,就算是横刀夺爱也不会有愧疚感,你说对不对?」汪子榆开著玩笑。

「学姊,你这样不行喔!心存恶念故意做坏事会遭天谴的,我们别去搅和了。」她用力摇著头。

「你干嘛?不会因为一次失恋就准备去当修女传教了吧?」汪子榆一脸甘拜下风的求饶状。

「你在胡说什么啊?」她好笑的推了她一把。

「本来就是,杨傲菽被别的女人抢走是很可惜,但你的条件又不比他差,他真娶了别人是他没福气,一定会有更好更适合你的男人出现,你可别想不开喔!」汪子榆拍拍她的肩安慰道。

黎亚澄上大学後开刀矫正了视力,拿掉眼镜後,她柔和娇美的精致面容,和修长出色的身形,自然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再加上她的衣著品味,也很符合她典雅的气质,她的追求者可是大排长龙呢!是她笨笨的把心留在那家伙身上,才没被追走的。

「你愈说愈扯了!」

「无所谓啦!心情有没有好一点?」见她笑了,汪子榆才安心些。

「嗯!谢谢学姊。」她真心的感谢她。

「谢什么呢?真要谢就去买晚餐,喂饱我快要饿扁的可怜肚子吧!」汪子榆摸摸肚子。

「好呀!你想吃什么?我去买。」她微笑起身,却难掩心头的落寞,想著出去走走也好。

「你真的有比较好了吗?」汪子榆再次确认。

「什么意思?」她回头问。

「你现在一脸想躲到外头狠狠哭一场的表情,我看我去买好了,免得你想不开。」汪子榆想想不妥,决定自己跑腿。

「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她失笑地走向大门。

「真的?」汪子榆跟了过去,拉住她的手。「你确定不会蹲在路口哭?」

「学姊,我没这么脆弱,而且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没你想像的大。」她仍在逞强。

「真的?」汪子榆扬眉,高度的怀疑。

「学姊!」她求饶的苦笑。

「好吧!你去吧!真想哭时记得回来,我的肩膀借--哇~~矮~」汪子榆笑著替她打开门,却被堵在门口的人影吓得往後弹两步,撞上身後的黎亚澄。

「学姊,你撞鬼啦?」黎亚澄连忙扶住她。

「也差不多了!」她拍拍胸口,怒气冲冲的朝门口吼道:「你还来干嘛?」

「我找她!」杨傲菽面对旁人一向都冷冷的。

一阵颤栗窜过黎亚澄全身。是他?他怎么来了?

「来请她喝喜酒吗?不必了,这酒一定很难喝,我们不屑喝。」汪子榆刻意挡在门口,不让他见到泫然欲泣的黎亚澄。

「你不要把事情弄得更复杂,不会有婚礼的。」知道黎亚澄就在一旁,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不会有婚礼?少来了,施家会做这种丢脸的事?骗谁呀?」汪子榆看过杂志的报导,很清楚发消息的是施家而不是蓝光集团,难道真是施家片面发布的?

「也许会有,但我不会出席,反正新郎绝对不是我--让我见她!」他强忍著耐性和她讲理,再踏前一步。

汪子榆见他神情黯淡,一副几天没阖眼的憔悴模样,心中有些同情,又瞧向里头那一个,却是全身警戒,一直摇手要她挡下他。

这丫头!机会来了偏又畏怯退缩。

她深呼口气才说道:「给你半个钟头。」说完,回头给学妹一个鼓励的笑容,「我出去吃饭了,有事Call我,我会回来救你的。」然後自动让出公寓,让他们详谈。

杨傲菽踏进公寓关上门,默默地望著黎亚澄。

两人相对无言,尴尬的氛围在空气中流转,她清清喉咙,挤出一抹难看的微笑,勉强的说道:「恭喜了。」

杨傲菽却是一个箭步紧紧拥住她,狠狠的封住她的唇,吻得又猛又恨。

她怎么可以对他说恭喜?她可知当他知道施家擅自发布这消息後,他发了多大的怒火?和家人闹得有多凶?又有几天没阖眼?只担心她看到这则报导会受到多大的伤害!

「别--你别……」她吓到了,慌张的想推开他。

「我对你的心始终没变,你不该这样抹煞我长久以来所做的努力。」他哑著嗓音怒吼。

黎亚澄被他眼里的伤痛震得无法动弹,眼泪不自觉落了下来,而他则是将她拥得更紧了。

www.shangxueji.com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该……」黎亚澄终於退开他的怀抱,踱回客厅里,一脸的无措。

杨傲菽走到桌旁瞧见杂志,苦笑的说道:「那是施家放的话,我知道後就想来找你了,但却被我老爸关起来,刚刚才逃家成功。」

「逃家?」她的注意力瞬间转移。

「对!」还是凯雯帮他的,但这种事就不必让她知道了,不然她又要误会了。

「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你的父母一定很伤心,你快点回去吧!」她的正直又冒出头。

「我又不是疯了!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怎么可能回去自投罗网?」他一脸「你别闹了」的表情睨著她。

「杨傲菽,你当兵当假的吗?居然愈变愈坏,做出这种事……」她还想再唠叨下去,可嘴巴却被他捂住,让她只能瞪大眼。

「你有完没完?我是很想听见你的声音,却一点也不想让你变唠叨婆。」他一手捂著她的嘴,一手揽著她的腰,虽然一脸的不满,可眼里全是笑意,显然一点都不介意她的唠叨。

「不想让人念就别做坏事。」她奋力拉开他的手,不悦的道。

「他们关住我的另一个原因是希望我快点接手公司,但我一点都不想进蓝光,我也是为了众人好才逃家的。」他仍不想放开她,见她没察觉,揽著她的手便一直搁在她的腰上。

「众人?」

「嗯!第一,施凯雯--也就是我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妻,我和她的感情像兄妹一样,若真的结婚,她绝对逃得比我快,总不能让个小鬼头跷家,你说对不对?」

「好像有点道理。」她认真的点点头。

「第二,我大哥--也就是我爸第一次婚姻的结晶品,他才是最在乎蓝光、真正投入心力的人:还有我二哥和小弟,他们都希望为蓝光效力,不差我一人吧!」

「是这样吗?」她不懂他家的纠葛,但听来怪怪的。

「可惜的是,我父母却一再坚持我才是最重要的继承人,这点让我的兄弟们很不平衡。反正我又不在乎蓝光,更不想继承它,不如及早跷头,让大家都好过点,不是吗?」他微笑带过。

「既然你父母坚持你才是最重要的继承人,可见你有过人之处,而你的兄弟们也许在领导能力上不及你,说来说去还是你个人的问题吧?」她总算想通不对劲之处,不悦的推了他一把,才发现两人暧昧的姿势,连忙推开他。

「你好聪明,只是你干嘛把聪明用在这种地方呢?」他哈哈大笑。

虽然他不承认,但他的能力的确是兄弟们之首,但他的重点不在这里,兄弟们的感情才是他最在乎的,是不是继承人他不在乎,但对其他人来说却很重要,所以,他绝不卷入这场战争里。

「继不继承蓝光是你的事,重不重要也的确只有你可以下定论,但有必要逃家吗?你的父母一定会很伤心的。」她仍不赞同他的做法。

家庭温暖对她而言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不会知道他有多幸运的。

「你想太多了,我都二十四、五了,早该自力更生,不住家里也是很正常的事,对吧!」

「至少别把关系搞僵啊!」她比他还心急。

「你放心吧!等事情尘埃落定,我自然会回去,届时他们一定是张开双臂欢迎我,不会有你以为的混乱发生。」他开心哄著她。

「真的?」她扬眉,不信他的说词。

「当然了,在我家向来我说了算。」他不自觉又漾开自负的笑容。

「所以他们才要你继承公司?」她一脸的恍然大悟。他的确有王者之风,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算来杨家父母也很有眼光。

「也许吧!但我想要的是一点一点地建立自己的版图,那种痛快感不是守成者能体会的。」他定过去坐进沙发里微微叹息,这不是现在才有的想法,可惜家人们都不懂。

她点点头,认同他的想法,想要怎样的人生,全由自己画下蓝图继而实现,她很欣赏他的勇气和企图心。

「亚澄,你现在相信我了吗?」他的脸上浮现畏怯,显示心中强烈的不安。

她望著他,许久才幽幽答道:「我并没有怀疑过你。」

「真的?」他还有希望吧?

「拒绝你并不是因为怀疑,而是个人信念的问题。我母亲当年就是别人的第三者,她执迷不悟地生下了我,让那个家庭至今仍处在破碎边缘,而我母亲也没得到她要的,所以,这种事不管别人多不在乎,我绝不会去做。」她两脚缩在沙发上,两手环抱得紧紧的。

一个深刻又难堪的画面,自她十岁起就留在她的脑海里。两个女人在她面前大打出手,用最难听最恶毒的狠话辱骂对方,而那女人临走时连她都骂进去……

你这种人生的孩子留著做什么?将来也一定是那种专门抢人丈夫的狐狸精!不要脸的母女!全是一个样……

她从未享受过父爱,一心想把父亲抢过来的母亲又过世得早,家庭对她来说只是个名词罢了,所以,出轨和破坏别人家庭是她最无法容忍的罪行。

「亚澄,你不是第三者。」杨傲菽却不认同。

「也许,但理论上是,我不想在你有婚约时和你有任何关连,这是我的坚持。」她的小脸靠在腿上,偏头望著他。

「你--」她怎么说不通呢?

「既然你说那是权宜之计,那么等它过去了,而我们仍对彼此有期待时,也许我们再开始。」她的目光清澈,不管那是怎样的结果,她都会等待那一刻的来临,她的情感之路才会再次前进。

「亚澄,你可知道你定下的是多长久的等待?」杨傲菽肩头一颓,这丫头选了条最坎坷的路了。

「若到时人事已非,不也代表我们并不适合吗?」

「听你在鬼扯!施丫头比你小,她的真命天子搞不好十年後才会出现,你等於要我们之间有十年的空白,你到底想整谁?」他一把握住她的手,他才不要放手呢!

「我不介入别人的婚姻。」她再次重申。

「好好好!我去替她徵婚,早早在今年就把她嫁掉总行了吧?」他只有让步了,至少在他当兵时她没跑掉,代表她的心中是有他的,那么不管再久,他都愿意等到她的心甘情愿。

黎亚澄漾开笑容,至少她确定了住在他心中的是她而不是施小姐,若他们真的不是一对,那么她也许等得到两人的将来。

瞧见她灿烂的笑脸,他抑不住心头的热浪紧紧拥住她,为了这抹早进驻他心房的瑰丽笑靥,再久他都愿意等。

www.shangxueji.com

「亚澄,我找到工作了哟!」杨傲菽开心的透过电话告诉她。

「也该找到了,你跷家都半年了。」黎亚澄正在写报告,夹著话筒微笑应道。

「别这么说嘛!你猜猜看我找到怎样的工作?」他的声音透著兴奋。

「清洁工?」她揶揄地轻笑。

「少来了,正规公司根本不敢用我,这年头想当清洁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呢!」杨傲菽在那头轻叹。

为了逼他回去,蓝光集团用尽一切办法,甚至阻断他的生存之路,害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吃泡面度日,但他就算流落街头也不会回去的。

「喂!你该不会加入帮派吧?还是讨债公司?」她急忙确认。

「我怎么可能干那种事?!是侦探!我进了侦探事务所。」他乾脆自己宣布答案。

「侦探?你是说像『柯南』那样的侦探?」她拉高嗓音,这太劲爆了。

「答对了!酷吧?」他得意地笑个不停。

「问题是你行吗?人家柯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再细微的线索都找得出来,你真的可以当侦探?」她故意耻笑他。

「黎亚澄,没想到你居然把我瞧得这么扁,这下子我没干得有声有色岂不在你面前翻不了身了?」他在电话那头跳脚。

「嘻嘻!杨傲菽,不管你想做什么,都要努力做到最好,我会支持你的。」她温柔的说道。这半年来他的坚持,她全看在眼里,如今他总算找到工作,她真的替他感到高兴。

「那当然!」他轻笑出声。

「你们侦探社叫什么?」她好奇的问。

「『阳光』侦探事务所,亚澄,我该出门了。」

「加油了!」黎亚澄微笑挂了电话。

後来她才知道,他亲爱的未婚妻也在那里打工,不过她没发表过任何意见,只是在心中埋下疑惑的种子,期望他们之间真的只有兄妹情。

在她二十一岁生日那天,她终於答应和杨傲菽来场真正的约会。她站在相约的咖啡厅外等了又等,向来准时的他却迟到了,她担心的直看表,就怕他有什么意外。

铃铃……手机响了,她连忙接起,「喂?」

「亚澄,你再等我一会儿,我现在有点事,会尽快赶过去。」那头传来他紧张的声音,不希望她头一次答应的约会泡汤。

「你若忙不过来,不如我们下次再约。」她体贴的建议。

「不要!我好不容易等到这天。你先进去等我,我保证一定到。」他急急说道。

他的身边传来声响。「杨哥,找到她了。」

「太好了!我就来!」他的声音里透著安心,才又和她通话:「亚澄,我一定会到的,请你一定要等我。」

「好!」她只好答应,收了线仍站在路旁,一时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进去等,想了想决定再站一会儿。

「脚好酸。」半个钟头过去,她终於决定进去坐著等了,才刚举步,身後传来呼唤声。

「亚澄,你在这里干嘛?」汪子榆坐在机车上气呼呼的问。

「学姊?你怎么在这里?」她回头一脸的诧异。

「我打电话到你打工的地方,才知道你今天请假约会,结果男主角跷头了对不对?」

「他说有事要我再等一下。」

「等个头啦!你跟我来!那种猪头男别再理他了!」催她上车,汪子榆立刻飙车上路。

「你怎么了?你今天不是也要打工?」黎亚澄被她莫名的怒火吓到了。

「那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我们都被他骗了。」汪子褕一直很支持杨傲菽追求学妹,相信他是真心想和她在一起,但她也最恨那种一再说谎的烂男人。

「被他骗?他骗学姊什么了?」她有不好的预感。

「不是骗我,是骗你!」汪子榆边骑边吼,一旁的骑士连忙避开她。

「他骗我什么了?」

汪子榆终於停下车,指著前方。「你自己看吧!」

黎亚澄望过去--咦?那身影很像杨傲菽,怎么他却抱著别人?她突然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我们绕过去。」汪子榆拉著她小声的说道。

两人悄悄地绕到他们後方藏妥。

汪子榆打工的地方就在这附近,她由窗内瞧见他们走出来,然後在这里谈了好久,两人就抱在一起了。她匆匆赶去找黎亚澄,没想到再回来,他们居然还抱在一起!杨傲菽这个大浑球,根本就在玩弄黎亚澄嘛!太过分了!

黎亚澄差点就退缩了,却被汪子榆紧紧拉住,只好缩在墙边默默等待命运的审判。

「杨哥,我……怎么办?」施凯雯被王伯海突然出国的消息击溃了,她泣下成声的扯著他的衣襟。

「放心!你还有我,别哭!」杨傲菽轻柔地抚著她的肩:心疼地安慰她。

王伯海那家伙竟敢伤害他亲爱的小妹子,他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他虽然渴望早点去见心上人,但情同亲妹的施凯雯伤心难过,他无法放下她不管,看来今天的约会真的要泡汤了。

黎亚澄在听见他这句话後血色尽失,恍神地站了起来,退了好几步,汪子褕发现她的不对劲,焦急地唤她。

「亚澄?你怎么了?」

杨傲菽听见声音倏地转身,就见到她苍白又怆然的脸庞,他张了嘴,却发不出声音。怎么会这样?

「学姊,我们回去吧!」黎亚澄的声音意外的平静。

「好!」汪子榆连忙握住她的手,快速将她带离,虽然她现在比较想冲上前揍那浑球两拳。

哭红眼的施凯雯半慢拍地回神,不解地看著杨傲菽。「怎么了?他们是谁?」

杨傲菽僵在当场,只知道一切都毁了!

施凯雯在瞧见他绝望的神情後恍然大悟。「杨哥快追呀!别让她误会你!」

「可是你……」

「我没事的,你快去!」她怎么可以让杨哥也发生和她一样的事呢!

杨傲菽拍拍她的肩,而後追上去。

火速赶到她们的住处,偏她们却紧闭大门不让他进去。

「亚澄,你不开门没关系,但你一定要听我说……凯雯的心上人和你一样,一听见我和她有婚约就逃了,她是为了这件事伤心难过,我只是安慰她。」

门里没有任何声响,他只能趴在门上继续解释。「我和凯雯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我们的心中都已住著一个人。亚澄,请你相信我,我和凯雯真的不是一对……亚澄,你听见了吗?」他在门外不停呼喊她的名字。

「亚澄?」汪子榆试探地问。

黎亚澄张著红肿的眸子,茫然地凝望她,在那瞬间,她又想起父亲的妻子咒骂她时,浮现在她眼中的怨恨。就算是误会又如何?被他或她的家人知道时,她就是个人人恨之入骨,最不要脸的第三者。

「亚澄?」汪子榆拍拍她的肩。「看你这么痛苦,若你真想放弃,就跟他说清楚吧!」

黎亚澄又茫然地望向大门。和他在一起时的快乐,无法抹去她心头又痛又愧的原罪,她是第三者生下来的孩子,不仅不被祝福,还被贴上标签,她不要去面对那样的指责,她根本承受不了!

「亚澄?或者我去跟他说?」汪子榆起身。

「我自己去。」她决定亲手结束这段感情。

她缓缓地走向大门,汪子榆担心地跟著她。

来到门边,又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她才颤抖著小手打开大门。

「亚澄?」杨傲菽没想到能盼到她,惊喜的上前一步。

「我想已经够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平稳著嗓音说话。

「亚澄,你还是不相信我吗?」他急得握住她的手臂。

「我想你没骗我,但我真的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也许你觉得无所谓,但我真的办不到,不是你或别人的问题,而是这样和你在一起,我快乐不起来。」她低著头说道。

杨傲菽有如被雷劈中般动弹不得。她说什么?

「对不起,我真的无法和有婚约的人在一起,请你不要再来找我。」她凄怆的牵动嘴角,却怎么也挤不出笑容,她微微点头,黯然地阖上大门。

杨傲菽瞪著大门,用力拍了拍。「不管你心中打了几个莫名其妙的死结,我不要变成牺牲品……黎亚澄你听著,无论花多少时间,我绝对要让你回到我身边,你等著瞧……」

台湾宾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