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舞樱雪 > 《星之鱼》
返回书目

《星之鱼》

第一章

作者:舞樱雪

城市的巷子里,一个骨头形状的可爱小招牌挂在大门边,简单地写着「老医师宠物诊所」。

从大而洁亮的窗户看进去,墙边的架上摆满了宠物的饲料和用品,另一边是柜台,墙上贴满了宠物的相关资讯,柜台前摆了一套小圆桌椅,窗边半开放式的橱窗里,三只绒毛玩具似的小花猫天真地嬉戏玩耍。

粉雕玉琢似的双足踩着夹脚凉鞋,风姿绰约地走到窗边,一只白玉般的纤嫩手指顽皮地轻敲玻璃,小猫们忙着和同伴玩成一团,不理会她的逗弄,樱花色的粉唇不禁轻轻噘起。

「小黄,我们进去吧。」沈芳伊轻拉手上的皮绳,可是绳子底端的小柴犬,四只脚却像钉在地上似地动也不动。

小狗狗灵敏的嗅觉闻到那种专属于医院的可怕味道,这味道代表着它最讨厌的小吃药、打针,它发出低低的悲鸣声,摇尾乞怜,不想进去。

「乖,生病就要看医生,狗狗也一样,不怕、不怕。」她伸手抱起小柴犬,一边哄着它一边用背顶开玻璃门进诊所。

听见开门声,一个年轻男人从店后面出来。

她微微一愣。这男人不但不老,还好看得很,五官深刻而俊朗,身材修长而刚健,虽然没什么笑容,不过那如星子般清亮、明朗的双眸,给人一种值得信赖的感觉。

「这里不是『老』医师宠物诊所吗?你看起来一点都不老嘛!」她把小柴犬放到小圆桌上,笑指着对方身上的医师白袍。

这个问题被问过很多次,平明早就习惯了,可是没人像她这样,用那孩子似的大眼睛,认真到不行地盯着他看,他那黝黑的脸上竟微微地发热。

「这家宠物诊所是我学长开的,他们家姓老,不是真的年纪很大,他们全家出国旅行,这段时间由我代班,我叫平明。」

她听了不禁莞尔,「姓老好吃亏,男的叫老先生,女的叫老小姐,嫁进来的更可怜,一下子就变成老太太了!还是你的姓好,既特别又不吃亏,对了,武侠小说里不是有个杀人名医平一指,是不是你祖先?」

「有个名号响当当的祖先也不错。」他被这番带着玩笑的推论给逗笑了。

他这么—笑,原本稍嫌冷硬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许多,感觉就像春风吹过草原般,连平日对男人标准甚高的她都忍不住想夸一下。

平明的视线从漂亮的小脸蛋慢慢往下,大大的V字领上滚着一道轻柔飘逸的小荷叶边,纱质的荷叶交襟处隐约可见诱人的山峦起伏,像月光透着淡淡色彩的柔软布料在胸下收紧然后打折,敞开,轻悠飞扬的裙摆下是双匀称无瑕的美腿,甚至连脚趾头部很纤秀迷人。

这个小女人从头到脚都很不错,他下了美丽的结论。

小柴犬小黄很高兴兽医没空注意到它,蜷曲着身子想要就这样躲过一劫,可是诊所里的冷气却让它再度咳了起来。

「小家伙感冒了,我看看。」平明抱起小柴犬到后面的看诊间,将小狗放在看诊台上,一边检查一边询问:「多久了?」

「什么多久了?」沈芳伊跟着进去,突然接到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她不明白地眨眨眼睛。

「我是说它咳多久了?」

「嗯……我不太清楚,大概有好几天了吧。」

身为兽医的他对动物的爱心可是比一般人还要强,看她对宠物的态度如此漫不经心,一双剑眉不由得微微一皱。「你看,狗鼻子都干成这样了,鼻液也转黄了,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吧。」

「真的耶!」她凑过去看个仔细,像发现新大陆似地惊嘤一声。

现在才发现?!他略微不快地瞄她一眼,耐着性子继续问:「食欲怎样?吃得多不多?走路的时候会不会很喘?还是连出门都懒了?」

「我不知道……」她斜高眸子向上望去,发现他竟然在瞪她,她觉得纳闷,更觉得无辜,双颊跟着鼓了起来,不服输地瞪回去。

什么都不知道?!这个女孩八成是一时兴起养狗,等三分钟热度一过就懒得打理狗了,为了狗狗的幸福,他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开导她。

「宠物只是你的一部份,可是你却是宠物的全部……」

再度被念了一顿,她也不高兴了。「平大夫,你念够了没?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

「知道就要做到,你只要少花一点点打扮的时间就可以把它照顾得很好了。」他打断她的辩解,要她多花一点心神照顾宠物。

「我就是懒得照顾小狗才……」

果然不出他所料,为了避免不久的将来街上再添一只流浪狗,他更加带劲地叮咛。

被堵得发火的沈芳伊娇嗔跺脚。「懒得跟你说了啦!要不是朋友叫我来这边,我才懒得来这种小巷子里的小诊所。」

「小诊所有什么不好?你该不会连看医生都崇尚名牌吧!」

「名牌至少有品质保证,你这个代班的恐怕只是滥争充数吧。」

「我可是合格的兽医,有国家发的执照!」竟然嫌他?!平明的嗓门跟着火气提高了几分。

「有执照、没经验——」她想也不想地顶回去。

「没经验总比没大脑好!」

「谁说美女就没大脑了!」偏见!这全都是大男人的偏见!

「咦?我什么时候说你是美女了?!」他愣了一下,不记得自己曾经开口夸她。

「你……你……」她一时气结,开始幻想在那完美的笑脸上狠狠地画一个又粗又大的叉叉。算她看走眼了,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值得信赖,他根本是个无赖。

小黄一双黑亮亮的眼睛在争吵中的两人间转来转去,发现现在正是逃亡的好时机,于是快速跳下看诊台往外狂奔。

「别跑——」平明长脚一迈,踩住溜狗绳末端。

小黄肥短的四肢在原地拼命划动,可是却没前进半步,接着就被抱起,它转头,双眼含泪地看着抓住它的医生,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狗还我。」沈芳伊过去抢回小柴犬,狠狠地再插一刀。「连狗都知道你靠不住,不给你看了啦!」

「哇靠,你是四川唐门的呀?一开口就这么毒!」平明一把抱回小狗,语带警告地说:「它已经病得不轻,不能再拖了,要是引起其他感染的话就糟了,说不定还会危及生命。」

「你吓谁呀?都说不给你看了,你还想怎样?」

「你这么走,走了以后可能就忘了带它去看医生了。」

她伸手想要回小狗,但为了小狗的健康,他坚持看完病再走,小黄被举得高高的,四只小肥脚在空中慌乱挥舞,它呜呜地叫着,可惜下面两位人类似乎无法理解它的害怕。

这么热的天气,来一碗刨冰是最爽快的事了。助理吴伟雄拎着刨冰,脚步轻快地晃回动物诊所,才一进门就听见争吵声,他连忙放下刨冰,跑进去看个究竟。

「怎么了?」他接过小柴犬,心疼地抓抓它的颈间。

小黄高兴地舔着救它的大英雄。

吴伟雄一眼就认出小狗,它右眼有圈黑毛,就跟卡通「小英的故事」里的小狗小黄一模一样,所以就取了相同的名字。

「小黄感冒了,好可怜喔,又要吃药打针了。」

「小吴,你认得它?」平明问。

「认得,小黄从去年就在这边看诊了。」吴伟雄转头看看陌生的美女,认出她并不是小狗的饲主,于是好奇地问:「请问你是叶小姐的……」

「我是她朋友,她最近忙得要死,拜托我带狗来看病,怎么知道贵诊所的代班医师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念了我一顿。」

沈芳伊立刻向他投诉刚才被平明欺负的经过,口齿流畅说得绘声绘影,吴伟雄听得只差没拍手叫好。

「你不是饲主?为什么不早说?」发现怪错人的平明脸上一阵难堪。

「我说了,我说是朋友叫我来的呀!」她一副胜利昂扬地抬起下巴。

「说得不清不楚的,鬼才听得懂。」他推翻刚才的想法,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可爱。

「好了,误会解开就好了。」吴伟雄白了平明一眼,随即笑容满面地请客人到前面坐,还客气地送上刚买回来的刨冰,让她消消气、退退火,并且拍胸脯保证地说:「平医师虽然年轻,不过他真的很优秀,我们老医师才敢把诊所交代给他。既然都来了,就把事情搞定再走,你请这边坐,马上就好。」

总算有个上道的人了,被哄得心情还不错的沈芳伊也就不再坚持带狗走了。

安顿好客人,吴伟雄连忙抱着小黄、拉着平明进看诊室。

闲闲坐了一会儿,沈芳伊站起来四处走动,翻翻架上有趣的宠物用品,晃到看诊室门口探探,看到他们正在为小黄打针,她害怕地撇过头去,而这一转头,便看见隔壁房间的好东西。

只见那房间整齐地隔成一小问一小问,像是专供宠物休憩、住院的套房空间,里面有雪瑞纳狗、安哥拉猫等等,但都远不及那一窝刚出生几天的拉不拉多大来得可爱。

她站在笼子前,隔着门,开心地逗弄幼犬,肥肥软软的,可爱到不行。

陌生人的气味让母狗警觉地坐直身子,目不转睛地注意笼门外的动静。

其实沈芳伊还满喜欢狗的,只是怕麻烦,所以都只是玩玩别人的狗就算了,而现下眼前有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她怎么忍得住,所以一点也没注意后面的狗妈妈正紧张地盯着她看,心情兴奋地迳自打开笼子门,想要抱抱小可爱。

「蔼—」

听见隔壁房间传来的惨叫声,平明和吴伟雄脸色一惊,立刻跑过去,只见拉不拉多犬咬着沈芳伊的左手掌,她又慌又痛地大声哀号,其他笼子里的动物则骚乱地跳着、叫着,整个房间热闹得快掀了屋顶。

平明大喝一声,受过严格训练的拉不拉多犬立刻松口,沈芳伊缩手抱在胸前,放声大哭。

吴伟雄过去安抚狗妈妈的紧张情绪,放好小狗,关好笼子门,顺便察看其他的笼子。

平明拉过她的手,掌上清晰地印着齿痕,鲜血濡濡地从伤口冒出,他拉她到看诊间,让她坐下后,拿出消毒棉花按住伤口。

「你做了什么?」

「我哪有?!我只是想摸摸小狗而已,它就咬我,呜……好痛喔!」沈芳伊边哭边说,小黄像在安慰她似地在她的脚边磨蹭。「刚生产完的母狗母性正强,情绪也比较紧张,它以为你要抢它的孩子,所以才会咬你。」

「人家怎么知道嘛,你们又没挂上警告标志。」

「我们也没请你进去呀!」

「且,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心,你们家的狗咬我,还说我不对。」

「对不起,是我们不对,下次一定把门关好,不会让客人不小心走进去。」随后过来的吴伟雄赶紧向客人陪不是,并转头对平明挤眉弄眼,要他不要再说了。

这种事情可大可小,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客人不满的情绪,千万不要把客人惹毛,把事情闹大。

唉,老板不在家,代班的平医师脾气又臭又直,他这个助理只好一肩挑起保护诊所的重责大任。

看她受伤了,平明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是专心地帮她处理伤口。

「你干么?」沈芳伊惊觉不对,用力地抽回手。

「看也知道,我在帮你上药。」

「有没有搞错?你是兽医,我是人耶!我才不要给你看,会被糗一辈子的。」

谁说好心会有好报?!她好心帮朋友的忙,竟然碰到这么悲惨的遭遇,她觉得好委屈,豆大的泪珠不禁扑簌簌的滚落下脸颊,可是又不想让眼前的坏兽医看笑话,她逞强地抹着眼泪、吸着鼻子。

没这么严重吧?!平明突然有种哭笑下得的感觉,奇异地冷却原先的火气,好笑又好气地说:「你不要告诉别人不就好了。l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要给兽医看啦!」

「伤口虽然不严重,可是血一直流,要是不赶快止血的话,恐怕会……」说不通,就用吓的。

「会怎样?」她看看手上湿透了的棉花,觉得头开始发昏了。

「别再吓人家了。」吴伟雄一记铁拳直直地敲在平明的头上。

他好没气地摸摸头,看着哭得梨花带泪的她暗叹一声。女孩子真是麻烦,骂也不行、吓也不行,一哭,男孩子就要乖乖投降。

「你吓我?!你好坏——」她气呼呼地大叫。

「别太激动,免得血用喷的。」也不管她同不同意,他再度拉过她的手,趁着她吹胡子瞪眼睛的时间,熟练而敏捷地为她上好药、包好伤口,随后开开心心地宣布好消息,「为了表示我们的心意,你和小黄全部免费,够好了吧!」

「好个头啦!到最后还是让兽医看了,好丢脸。」她羞窘着一张脸,拎起小狗狗的皮绳,想要尽快逃离这让她难堪的地方。

「等一下——」

一只大手猛地抓住她的肩头,并且将她转过身去,她讶然抬头,正正对上平明那张带着莞尔笑容的俊脸,不知怎么搞地竟忘了反应,只是瞪大眼睛地看着他。

「你脸上沾了血,这样跑出去,人家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他抓了湿纸巾帮她拭去脸上的血痕。

沈芳伊的心跳乱了拍,虽然肩上的力道太大抓得她有些疼,可是脸上的触感却是十分温柔,撩拨起一种异样的骚乱。

她的注视让他脸上热了起来,脑子像快煮开的水缓缓地冒着泡泡,手上的动作突然变得迟缓僵硬,他反应慢半拍地发现两人过近的距离,尴尬地收回手,生硬地说:「好了。」

她回过神来,一阵羞慌急涌而上,一张粉脸爆红,一半是气他大刺刺地动手,一半是气自己竟乖乖地让他擦脸。

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的沈芳伊,干脆朝他做了个大鬼脸,在他说任何话之前,抱起小狗狂奔而去。

平明微微一愣,随即爆出狂笑,笑得前仰后翻,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还笑?!」这种发发脾气就定的算他们走运,松了一口气的吴伟雄疲倦地坐下,吃着早就化成冰水的刨冰。

「真的很好笑嘛!」他跟着坐下,拿起汤匙捞料吃。

吴伟雄上下溜了他一圈,忍不住摇头叹息。「唉,长得帅有什么用,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难怪没有女孩子喜欢你。」

「谁说没有女孩子喜欢我,是我忙着读书,没空理她们。要是我想的话,还怕没有吗?」平明自信满满地说。

考上大学那年,一场车祸夺去双亲,他想一肩挑起长子的责任,迳自办了保留学籍,结果被大姐平心臭骂一顿,他拗着脾气提早入伍,在当兵的两年问,在大姐和好兄弟阿修,以及妹妹小遥不时规劝下,退伍之后他才乖乖地回去念书。

重回校园后,他专心学业,有空就去打工赚钱,忙得没空交女朋友,这事他没放在心上,不过帅气的他感情一片空白,倒是系里那些情场失利的恐龙哥互相安慰的好理由。

「是吗?刚刚那个美女被你气得恐怕不会再来了。」吴伟雄用鼻子发出猪叫声嗤笑。

「她呀,还只是小孩子。」想起那个大鬼脸,他还是忍不住再补笑几声。

「有发育这么好的小孩子吗?」

「我是说内在,交友最重的就是内在。」

「不好意思,我是外貌协会的。」太阳即将沉入大海,洋面殷红如血,最后一抹夕阳余辉慢慢地退出洞窟,黑暗的深处传出少女微弱的呼救声,妖狼的狂笑声在空洞的石窟里回荡不已。

www.shangxueji.com

终于斩杀了最后一只守门的小妖,少年愤怒地抹去溅在脸上的鲜血,疲 惫地喘着气,可是他没有时间休息,妖狼掳走了爱人,他得快追才行。

少年快步疚奔追进洞窟,黑暗深处突然吹来一阵阴风,头上滴到冰冷的汁液,他吓得猛然抬头……

方修月坐在电脑前认真地敲打着键盘,身为奇幻作家的他全神贯注地跟着笔下的主角进入可怕的洞穴……那滴在少年脸上的冰冷汁液其实就是……

两颊一阵透心冰凉,他吓得大叫,猛然跳起,转身看见平明得意大笑,高兴地晃着手上两罐冰啤酒。

「好小于,什么时候回来的?吓我一大跳!」他冲过去,一手圈住好友的脖子一手又敲又打。

「哈哈哈,吓到你了。」

平明勾住他的手,身子往前一弯,想来一个过肩摔,但方修月硬是要扳过去,缠斗中的两人一起摔在床上,一阵厮杀之后爆出笑声。

方修月关心地问:「在动物诊所代班的工作也快结束了吧?以后怎么打算?」

「是有几个机会,不过我想找离家近一点的。」平明有些无奈地耸耸肩。

「有好机会就去,家里有我,你不必担心。」

「要不是有你在,我怎么放心到外地念书,现在毕了业,也该是我回家挑起责任的时候了。」

「你这么说,就是不把我当兄弟喽?!搞清楚,我比你大半岁,平方家的长男是我,你只能算老二,你就乖乖地为所欲为吧!」

平方家,平家三姐弟和方修月共一家,多窝心的说法呀!平明感动地抱住方修月。

他们打从小学、国中就同班,高中又考上同一所学校,不仅两人成了好兄弟,连带地投缘的双方家长也成了好朋友,他们一起长大、一起走过丧亲之痛,相互扶持到现在,感情早就超过亲兄弟了。

「大男人抱什么抱,好恶心,快放手——」

方修月害臊地哇啦大叫,平明则顽皮地抱得更紧。一个拼命挣扎,一个则硬要抱,两人顿时又在床上滚成一团。

「一见面就这么亲热,再搞下去就大肚子了。」

平心站在房间门口清脆咯笑,方修月趁机踹开死缠不放的平明,跳到她旁边。「大肚子的应该是阿修吧。」平明笑着说:「姐,你记不记得,小二的时候我带阿修回家,你把他当成女生的事?」

「谁叫他长得跟洋娃娃一样,皮肤又白、眼睛又大、头发还卷卷的,好可爱喔!」平心把手中的盘子递给弟弟。他刚回家,肚子想必还饿着,她帮他下了盘水饺。

「现在也很可爱,要是他肯去当什么模特儿,赚的钱肯定比窝在家里写小说还要多。」肚子正饿的平明大口地吃了起来。

「那我们家的咖啡一杯卖两百,也会有粉丝来捧场喽。」平心语带促狭地接口。

「你们再说,我翻脸了!」方修月被糗得一张俊脸通红。

「厚,原来你们全在这边呀!」楼上空无一人,平遥找了下来。「小气鬼,喝啤酒也不叫我。」

方修月出去把冰箱中剩下的五、六罐全搬过来,一家四口边喝边聊。

「哥,你什么时候要搬回来?」平遥问。

「月底吧,室友突然跑去土耳其,一屋子的东西,总得等他回来再说。」平明一下子就把饺子扫光,开了啤酒,大灌一口。

「跑去土耳其做什么?」

「他是建筑系硕士班的学生,去收集写论文的资料。」

「对了,阿明,找工作的事慢慢来没关系,不用急。」平心知道弟弟的牛脾气,她可不想再看见像七年前他自行决定不上大学的那种蠢事。

「刚刚我才在跟他说,有好机会就去,叫他不要瞎操心了。」方修月补上一句。

「哥,家里有我罩着,你放心地去吧。」平遥今年也从大学毕业了,非常顺利地找到理想的工作,已经开始赚钱了。

「连你也这么说,叫我面子往哪里挂?」大家忙着劝他,平明觉得很不好意思。

一家四口继续热热闹闹地东扯西扯了好一会儿才散会,平心顺手帮忙收拾房问,方修月接过啤酒空罐,赶她上去睡觉。

「你也早点睡,不要老熬夜,对身体不好。」

「生日快乐。」方修月斜靠在门边看着她,琥珀色的瞳眸中含着温柔深情。

平心愣了一下,淡笑中带着感伤。「你知道的,我不过生日。」

七年前,一个充满欢乐的暑假,她大学毕业,方修月和平明各自考上理想大学,平遥 国中毕业,平、方两家高高兴兴地结伴环岛旅行,中途遇到她的生日,爸爸、妈妈和方叔叔一起开车去买蛋糕,没想到就这么天人永隔,一场意外的车祸夺去了三个长辈,从那之后,她就不再过生日了。

「我知道,可我还是要说。」方修月像对待小女生似地轻揉她的发,低醇的嗓音温柔地说出从那之后每年都会说的相同台词,「小星星,生日快乐。」她闻言喉头一哽。小时候父亲在逗她玩的时候,总是这样叫她,从那之后的生日,阿修总会代替父亲说这句话,虽然每年都相同,但她总是隐忍不住,眼眶浮出发热的雾气。

「你可以哭,没关系。」他轻轻地将她的额头靠上自己的胸膛上,唯有此刻,这个坚强过了头的女人才会在他的胸前哭泣。

此刻的他不是弟弟辈的,而是可以让她靠着哭泣的男人。她把脸埋得更深、更深……

台湾宾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