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舞樱雪 > 《星之鱼》
返回书目

《星之鱼》

第六章

作者:舞樱雪

根据欧斯曼的情报,旅客都经由或落脚在离以弗所最近的小镇——赛尔克柱,于是他们就直接前往赛尔克柱小镇,经过半天的车程就到了目的地。

「我饿死了,先吃饭再说。」

停好车,两人沿着观光客最多的大街走着,镇虽然不大,不过由于是前往观光重镇的必经之地,有不少旅馆、饮食店、纪念品店等等,人来人往,颇为热闹。

「危险!快让开——」

大街的另一头突然一阵骚乱,原来是一只驴子发狂似地在街上横冲直撞,撞翻一旁的小摊,吓坏路上行人。

路口小店前正在挂宣传布条的中年男人来不及下梯子,就被连人带梯地撞倒,大大的宣传布条蒙住了驴子的头,看不见方向的它砰地一声撞在墙上,四脚朝天地躺下,终于结束了一场混乱。

「我是医生,大家先别动他。」平明紧张地抢到人群前面,叫大家先别急着扶摔下梯子的中年男人起来,在检查确定没有大碍之后才扶他坐起,接过旁边店家送过来的急救箱,熟练地为伤患包扎固定摔伤的手臂。

「该死,我一定要杀了这头驴子!」中年男人痛得恨不得当场毙了害他受罪的畜牲,看见驴子的主人过来,他扯着嗓子怒骂,「阿利夫——」

叫阿利夫的少年吓得脸色惨白,满头大汗地道歉,「古萨先生,对不起……」

「你连一只驴子都管不住吗?叫你爸爸来,我要他赔!」

阿利夫拼命道歉,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他刚刚带驴子去草地吃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就突然乱跳起来,接着就狂奔而去,他连追都追不上,一转眼的工夫,它就闯下这么大的祸,这不该怎么办才好?

「等一下,这件事不能怪这个孩子,也不能怪这只驴子。」平明拉住怒气冲天的古萨,指着驴子臀部几个不明显的小肿包说:「要怪蜜蜂,你看,它被叮得这么惨,难怪会抓狂。」

古萨看了一眼,了解却又不甘心地哼了声。

沈芳伊见状,赶紧跳出来为少年说好话,阿利夫则感激地看着帮助他的旅人。

「阿明、小芳,真的是你们——」

身后响起大声惊呼,亲切的国语、熟悉的嗓音,沈芳伊和平明讶然回头,只见徐之辰一脸惊喜地从人群中挤出来。

看见他的瞬间,沈芳伊脸上不禁绽放出最甜、最美的笑容,迫不及待地飞奔到他面前,娇羞地瞅着他直瞧个仔细。他晒黑了,头发也长了,不变的是他温柔的笑容。

徐之辰刚才远远听见骚动,好奇地靠遇来瞧瞧,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他高兴得不得了,他乡遇故知果然是人生一大乐事。

看沈芳伊对着徐之辰傻笑的样子,平明不快地皱起眉头,大步往前,一把抓起他的衣襟。难道他真的要打小辰哥?!沈芳伊倒吸一口气,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眼看平明的拳直直地落在徐之辰的肩头。

「你这个散仙!竟然连个联络电话、落脚住址都没留,没事还跟着刚认识的外国人乱跑,任性也该有个程度,你到底要人担心到什么程度才甘心?」平明受不了地臭骂散漫到不行的室友。

徐之辰差点被迎面吹来的狂风怒骂给吹走,他推了推眼镜,拉好衣服,嘻皮笑脸地陪不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担心我,还找到这里来,我真的好感动喔!」

「别乱感动,要找你的是她,我是被她拖下水的。」虽然心有不甘,他还是把他还给她,傻瓜就做到这里为止。

徐之辰讶然地看着含羞带娇的人儿,感动地拉起她的手,沈芳伊的心中一阵狂喜,高兴得快要飞起来了。

平明觉得很不是滋味地转过身去。他这辈子从没嫉妒过别人有他没有的东西,除了这一次。

「医生,现在我该怎么办?」被晾在一旁的古萨,出声打断三人的叙旧。

平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差点就忘了你们,你快去医院看医生,驴子就交给我处理好了。」

「你要怎么『处理」我的驴子?」懂英文的阿利夫担心地追问。

「医生,你也会医驴子?」古萨纳闷地问。

「应该说他也会医人,他是个兽医。」沈芳伊忍不住大笑,终于有人跟她一样被他当小狗医了。「呃……」众人顿时一片静默,谢谢后面附加几个圈圈叉叉圈。

www.shangxueji.com

小镇边,一栋石砌小屋。

「这间出租公寓是外国朋友找到的,他们出发前往地中海区去了,虽然一个人住有点大,不过也懒得换了,现在你们来了正好。」徐之辰高兴地介绍着他临时的家,两个房间,附加厨房、浴厕。

平明推开窗户,窗前是宽大的院子,院子正中一棵高大的橄榄树,绿荫浓密结实,小矮墙外是绵延起伏的山坡,视野开阔,让人看了心旷神怡。「了不起,不管到哪儿,你还是这么会享受。」

「生命本来就要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徐之辰理所当然地回答。

「说得好,我赞成。」沈芳伊赞赏地微笑点头。

平明淡淡一笑,笑容中有些无奈与落寞。「看你没事,我也放心了,你们好好玩,明天我就回台湾。」

「干么这么急着走?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嘛。」她突然觉得对他很过意不去,殷勤地留他多玩几天。

「就是说呀,下个星期这边有个盛大的秋收庆典,留下来看完热闹再走,我的资料也收集得差不多了,等庆典过后,大家一起回去。」朋友不远千里而来,徐之辰说什么也不肯让他马上走人。

禁不住两人的再三挽留,他终于答应留下了。

此时,阿利夫脚步轻快地跑进院子,来到窗前,高兴地把手中的篮子递给就站在窗边的平明。

「平医师,我爸说这些丰乳酪要送你。」他不但帮忙把驴子送回家,还向父亲解释清楚,帮了大忙,也省了一顿好骂,他很感谢他。

「不过是举手之劳,不用这么客气。」平明笑着推辞。

「你就收下嘛,不然我爸会骂我。」阿利夫鬼灵精怪地笑笑,「要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话,我们家有几只羊最近怪怪的,我爸也搞不定,既然你是兽医,懂得的一定比我们多,帮我们看一下好不好?」

「好。」与其留在这边当碍事的电灯泡,不如找点事忙来得有建设性。于是他一口就答应,跟着阿利夫出门去了。偌大的屋子就剩沈芳伊和徐之辰了,她突然觉得好紧张,甚至有点手足无措的慌张感觉。

徐之辰靠过去,温柔地拉起她的手,微笑地看着她飞红的脸庞。

「小芳,你是为了我而来的吗?我真的好高兴、好感动……」

沈芳伊是同社团的学妹沈芬郁的妹妹,他对漂亮的她印象深刻,吉他社那挂人有几个很哈她,所以只要有聚会就约她一起去,而由于每次总是一大群人一起吃喝玩乐,所以和她一直只是普通朋友,他没想到她会为他不远千里而来,这样的情意叫他怎能不感动。

「小辰哥,你对我当然别具意义,我早就喜欢你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她满心欢喜地望着那惑人心神的温雅笑容,鼓起勇气,大胆说出仰慕的心情。听到她主动告白,徐之辰惊喜不已,「我也是,我爱你,小芳……」

他轻轻地托起她的下巴,望着他靠过来的俊脸,她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停了,不禁羞答答地垂下双眼……

然而,平明那张蛮不讲理的凶脸没来由的突然跳到她眼前,令她不由自主地低头闪过那即将碰触她的唇。

「怎么了?」吻上的唇落空,徐之辰尴尬地僵了一下。

连她都想问自己怎么了?这个浪漫场景、这句我爱你、这个爱的印记,她等了多久,结果自己竟然在最紧要的关头想起那个家伙?就算给他吻过又怎样,那不过是个擦枪走火的意外,就算觉得他人还不错,也不用为了他毁了这美梦成真的大好机会呀,她是哪根筋不对?!

「对不起……我……」她更慌了,只希望小辰哥不要因为这样生气。

「害羞?」女孩子这种欲迎还拒的娇羞模样真是可爱,逗得他心更痒了。

「嗯……」沈芳伊闭着眼,按着狂跳的心口,拼命叫自己稳注稳住,不要再搞砸了。

徐之辰手指轻柔地滑进她的发中,顺着可爱的小脑袋滑下,不意碰落她肩上的长丝巾,露出那柔嫩嫩的粉颈。

「这是什么?」他讶然指着她颈项间暧昧的红斑。

她羞慌焦急地捂住脖子,一时慌张竟然忘了这事,还让仰慕的白马王子看见,她恨不得就这样掐死自己算了,然而,事到如今也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这是……不小心撞到的……这是瘀血,对,是瘀血!」

「撞到瘀血,一定很痛吧!」徐之辰笑笑,接受她的说法,到底她为了他不远千里而来,他怎么好意思怀疑她的心意,再说跟她一起来的是平明,他信得过这个一起住了两年的好友。

「很痛……」她尴尬地捡起丝巾,遮住平明种的大草莓。都已两天了,还没褪尽,可想而知当时他吻得有多深入,一想到当时的火热,她不禁脸红心跳起来……

不行不行,怎么可以再想那个意外!她用力地甩甩头,想把那个老是出来破坏她和小辰哥好事的家伙甩出脑袋。

场面突然就冷掉了,徐之辰抓抓不怎么痒的后脑勺,「对了,我要去古罗马教堂找点资料,你要一起去吗?」

「我要去。」沈芳伊正愁场面尴尬到不知如何是好,欣然接受他的提议,高高兴兴地跟着他出门了。

www.shangxueji.com

万里无云,满天星斗,仿佛伸手就可以抓下一手星子,凉凉晚风,微明烛火,三个人在院子的木桌共进晚餐。

「阿明炒的饭最棒了!」好久没吃到中国菜的徐之辰,心满意足地吃着家乡料理。

「真的不错耶,看不出来平大夫这么贤慧。」沈芳伊也觉得这饭炒得粒粒分明、味香可口。

「多谢捧场,不过从明天起,晚餐你们就要自己打理了,我有事,不一定能准时回来。」平明给自己倒了杯葡萄酒。

「在这边你会有什么事?」她好奇地问。

「阿利夫帮我招揽了不少工作,从明天起到回去前,我会帮这里的村民们照顾牲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平大夫,你还真的在这边挂牌营业,可行吗?会不会被抓?」

「当然行,我又没收钱,纯属帮忙。」

徐之辰见怪不怪地扒了一口饭,「阿明就是这种爽直个性,我真担心他以后当兽医能不能赚钱。」

「没错,上次他也是免费帮人。」沈芳伊喷笑出来,把两天前他们没油卡在半路上,被欧斯曼村长等人搭救的事告诉他。

当然,车内的拥吻、偷看平明裸泳、以及共处一室的事自动跳过,绝口不提。

「他们不但帮我们,还热情招待,回报人家也是应该的。」

她兴致勃勃地说起这一路发生的糗事,平明则一再否认她对他的凶狠描述,徐之辰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哈哈大笑。

好像复习似地,沈芳伊一件一件地想起平明的好。从台湾出发到现在差不多一个星期,她和他几乎二十四小时粘在一起,在他面前丑态尽出也好,出错凸槌也罢,他骂归骂,还是照单全收地包容她,她突然有种奇怪的冲动,想要紧紧抱住他的冲动……平明顿时间愣住了,不明白她投射过来的凝视是什么意思,他的心不由自主地随着映在她眸中的烛火跳动。

「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讲话了?」徐之辰关心地按住她的手。

看见交叠的两只手,平明的心窝狠狠地抽窒一下,转头望向村中的点点灯火。

「我……」沈芳伊尴尬地抽回手,「困了,我去睡了,你们慢慢聊,晚安。」

本来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没劲了?徐之辰摸不着头绪地目送她进入屋子,叹口气,喝口酒。

「阿明,你觉得她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平明吓了一大跳,忐忑地反问。

徐之辰伤脑筋地抓抓头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讲才对,她大胆追到这里来,本来还以为她是个满开放的女孩子,结果想亲她的时候她又躲开,下午和我一起出去的时候又心不在焉,现在又突然闪人……我实在搞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所以才想问问你,你到底和她相处过,你觉得她怎样?」

这下平明更吃惊了。她不肯和小辰Kiss?!她不就是为了小辰,才不远千里而来的吗?为什么找到人,反而退缩了?刚才她又为什么欲言又止地看着他?难不成她对他……可能吗?会不会是他想太多了?

「……我也不知道,女人就是这么莫名其妙,谁搞得懂。」

「说的也是。」徐之辰完全同意。那些绕在他身边的女孩们,也是一下子对他好、一下子闹脾气,他从来没弄懂过。

两个大男生边喝酒边闲聊,一直到扫光所有的饭菜和酒才收摊进屋。

www.shangxueji.com

阿利夫一副老大哥的模样,领着他上山丘,牧羊的少年高兴地和他们打招呼,平明帮忙检查羊只的健康情况。由于观光客不少,这里大部份的村民多少都会说点英文,沟通不成问题,三人于是悠哉地边工作边聊。

爱琴海沿岸的天空像希腊,让人看了心旷神怡,平明站在高处,整个小镇在脚下铺展开来,连他们住的小石屋都可以清楚看见。

远远瞧见戴着大草帽的沈芳伊在院子里,接着徐之辰走出大门,两人一起上了车,高高兴兴地出发了,他一双剑挺的浓眉微微皱起,转身走回羊群。顺着平明的视线往下,再回头看他那张失落的表情,人小鬼大的阿利夫很快便看出蹊跷了。

徐之辰心情愉快地开着车,瞄瞄身边的沈芳伊,见她神清气爽,一副没事的样子,他也跟着放心了。这都得感谢阿明,不但把送她来,还留了车子给他用,真不愧是他的好兄弟。

车子到了目的地以弗所,她忍不住惊叹出声。

蓝色晴空下,希腊的白色列柱巍峨耸立,整个山谷都是古迹,壮观得不得了。

「很棒吧!」徐之辰背起背包,带着她进入古城。

「真的好棒喔!」经典的白色列柱,漂亮的公共建筑,还有充满神话的雕刻艺术,她看得目不暇给,一回头,发现他已经走到街底,她赶紧小跑步追上去。「小辰哥,你要去哪里?」「坦里,这条街我研究到一半,在回去前想完成全部。」徐之辰翻出数位相机和笔记,开始忙了起来。

沈芳伊乖乖地坐到旁边的石墩上等,等久了,渐渐觉得无聊了。她了解他有正事要忙,但是好歹也跟她聊上几句,不要把她晾在一旁嘛!

终于失去了耐性,她凑过去,很感兴趣地问:「小辰哥,你在写什么?」

徐之辰看她有兴趣,便开始解说,这是什么结构、那是什么石材,建筑的专有名词让她听得一头雾水,完全接不上腔,偏偏他还以为她听得专心,继续说明希腊时代和罗马时代不同的城市配置等等。

「对了,这座雕像是哪个神话人物?」沈芳伊在脑袋当机之前转移话题。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只研究建筑,神话部份不太有研究,有翅膀的我全都叫天使。」

「术业有专攻嘛。」嘴巴这么说,其实她心中觉得满遗憾的,神话部份才是她有兴趣的部份,建筑她根本就听不懂,这不该和他聊什么才好?想了想,她再度转移目标,笑盈盈地说:「小辰哥,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好渴,我们去喝点凉的,好不好?」

「好,再等一下。」徐之辰回头继续工作。

等了好几下,看他那么专心,她也不好意思再吵,站在石墩上望向长长大街底端的摊贩,决定自己去买饮料回来。

沈芳伊无精打采地走到大街底,买了饮料之后慢慢地往回定。

她好失望喔!想像的浪漫画面完全没有不说,连聊起话来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以前,一大群人一起闹,在人群中的小辰哥谈笑风生,像强力磁铁吸引着她,现在,终于和他单独相处了,她竟然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她是不是疯了?好不容易得偿宿愿之后,她居然忐忑不安、犹豫不决。

晃过赫奇里斯之门,碰巧遇上外国观光团,见导游正向团员们讲解着墙上的大力神雕像的神话传说,她感兴趣地停下脚步旁听。

说完这边的故事,旅行团往后面的神庙移动,她正打算转身离去时,突然灵光一闪,嘴角得意一弯。就让小辰哥担心一下也好!

她于是追上旅行团,听完了神庙内墙廊柱问的亚马逊女人国,蛇发女妖梅杜莎等等的传奇故事之后,才满意地晃回去。

「小辰哥,我回来了。」

「喔,你回来了,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欧洲著名大学的建筑教授,看见我在这边研究,就过来和我聊聊,给了我不少有用的意见,真是超幸运的。」

徐之辰开心地介绍她给两位过来和他聊天的外国老教授,两位也绅士地和东方美女说哈罗后,三个搞建筑的男人遂又热络地聊起古希腊建筑的深远影响,沈芳伊则一脸茫然地挂在旁边。

她茫然的表情变得有些困扰,甚至有些生气,因为小辰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不见了,而且连问都没问。

平明步下山丘,才刚拐进小路就碰到沈芳伊。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小辰呢?」山城没有太多路灯,有的只是朦胧的月光。

「小辰哥在家里整理资料,过两天就要回去了,他在做最后的检查。我觉得无聊就出来散步喽。」她突然捏住鼻子大叫,「哇,你好臭。」

「哈哈哈,下午清羊圈,精采得很,臭死你。」

「真的好臭喔!走开啦……」

他故意靠近熏她,她像只青蛙似地乱跳,天又黑、路又小,到处乱躲的她砰地一声跌出路面。

「小心!」平明伸手将她拉回,但由于用力过猛,直直地将她拉进怀中,撞个满怀。

沈芳伊以为自己死定了,然而回过神,她已经在他的怀中了,他那温暖笃实的男子气概稳住她惊吓不定的心,而那臭味好像也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不知怎么地,她好怀念他那不善加修饰却总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她静静地靠在他的胸前,不想离开。

他有些意外她不再嫌臭,就这样柔顺地依偎着他。这次他不敢再乱来,轻轻地伸手环住她,当柔软的娇躯完全落入他怀抱的时候,一种奇异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渐渐溢满胸怀。小亚细亚的星空下,两人的影像重叠……

台湾宾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