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伊藤玲 > 《预感Ⅰ》
返回书目

《预感Ⅰ》

第九章

作者:伊藤玲

  叮咚——遽然响起的电铃声传到弥漫诡异气氛的餐厅里,从索伦煌亚换好衣服下楼来的那一刻起,野羽烈整个人就显得十分忐忑不安,虽然是在自己的家里,可是他就是觉得很不自在。

  问题呢就出在野羽雅奈身上,她老盯著他们瞧就算了,什么话题不好聊,偏偏挑些尖锐的问题来问,害他在一旁听得食不下咽。

  “知道了,我去开门啦!”瞧见野羽雅奈的目光,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快速往大门走去。

  野羽烈十分纳闷这时候还会有谁来拜访,不过他倒是挺感谢这铃声让他暂时脱身透口气。

  打开大门后,一张熟悉的脸立刻映入他的眼帘。

  “队长!”野羽烈惊喜的喊出声。

  真是太难得了!野羽烈没想到维斯宇拓竟然会来找他,他们认识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耶!

  “难得你会来找我,有事我们进屋内再说吧!”野羽烈笑著要他赶快进屋来。

  之前维斯宇拓来他家都是被他硬拉来敦他功课的。

  谁教维斯宇拓这家伙不但篮球打得好,功课更是一把罩,最拿手的科目一一数学则是他最最头疼的科目,因此每当有不会的数学作业,他就会拖维斯宇拓来数他。

  表面上说好听一点,是教维斯宇拓来敦他,事实上,他都是抄人家写好的作业比较多,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的数学会一直考不好的原因之一。

  “那个……队长。”野羽烈低喊著,“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维斯宇拓突然来访著实令他感到意外,但真正让他吓一跳的,是维斯宇拓那苍白失神的面容。

  他从没见过向来朝气蓬勃、活跃于篮球场上、散发自信光采、露出开朗笑容的维斯宇拓如此失落。

  维斯宇拓以往充满自信的瞳孔也变得黯淡,失去原本该有的光采,化为了无生气的死潭。

  长久以来的认识和了解,让他隐约察觉到维斯宇拓此刻的不对劲似乎和这阵子情绪低落有关。

  “我没事。”微微牵动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踌躇半晌,维斯宇拓终于尴尬的道出前来的目的。

  “我方才出门的时候忘了带钥匙,而我爸妈他们去亲戚家要明天才会回来……”

  顿了下,他搔搔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今天可以借住在你家一晚吗?”

  “欢迎啊!雅奈如果知道一定会很高兴,她一向最黏你了,只要你不嫌她吵的话那就好。”笑了笑,野羽烈搭著他的肩膀,拉他走往大厅。

  不晓得队长是发生什么事,虽然有些担心,可是既然他不想说,他就不好再追问下去打探人家的隐私。

  并非袖手旁观,有些时候不多问亦是一种无言的体贴。

  “你家还有其他的客人?”甫一踏进屋里,维斯宇拓便听见屋内断断续续地传出嬉笑的交谈声,除了野羽雅奈的声音外,还夹杂著一道低沉陌生的嗓音。

  维斯宇拓知道这几天野羽烈的父母出外旅行并不在家,那低沉的声音不属于野羽家的成员,也不是班上同学的,他却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声音。

  “宇拓!”

  喜悦的神情衬著甜甜的笑容,野羽雅奈一见到维斯宇拓,立即从沙发上起身跑过去。

  “真的是宇拓耶,人家好想你唷!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怎么都不来看我?”

  拉住维斯宇拓的手臂,她不满地抱怨。

  “我和烈他们最近假日都待在篮球场上练球,因为高中联赛快开始了。”他笑著解释。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野羽雅奈嘟著小嘴。

  “好了,不说这个,宇拓,你来得正好,我有煮宵夜喔,你一定要试一试,连煌亚哥也觉得人家煮得不错呢!”

  “煌亚?”很特别的名字,难道说是……

  望着坐在餐厅正中央的人,维斯宇拓发现那个人是管理委员长没错。

  “是呀,就是和你们同一所高中的学长索伦煌亚,你们应该认识吧?”

  “嗯。”维斯宇拓看著索伦煌亚点点头。

  再怎么孤陋寡闻,他也一定知道这个人,应该是说,在耶曼德鲁高校里,没有一人不认识管理委员长索伦煌亚这号人物。

  女学生口中俊美如神祈的阎王索伦煌亚,交接上任不过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将整个校园管治得有声有色,更将校园里最令人头痛恐怖的学生驯服,因而颇受校方重视与器重。

  尽管他的作风强悍、有些不通人情,但不能否认的,其独树一帜的作法的确有卓越不凡的绩效。

  他虽和学生会长的作风迥异,在校内所拥有的超高人气却和学生会长不分上下,各国有著为数众多的拥护著。

  不过话说回来,索伦煌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难道野羽烈这小子又在学校捅了什么楼子?

  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性最高,还得劳驾管理委员长前来关切,这回野羽烈麻烦可大了!

  也难怪维斯宇拓会这么想,因为野羽烈在学校时虽没犯过什么大错,迟到早退的坏习惯总改不掉,虽不是麻烦人物却也教人头疼。

  “咦!不要啦,煌亚哥,你现在就要回去了吗?”

  用餐过后,索伦煌亚还没和野羽雅奈聊上几句,便起身要离开。

  “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回去处理一些事,不便再留下来打扰。”

  “可是……”野羽雅奈紧拉著他的衣袖,希望他等会儿再走。

  看野羽雅奈一脸失望,索伦煌亚笑著对她说:“如果你对剑道有兴趣的话,下回你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学校的社团参观。”

  “哇!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吗?”她雀跃不已地再次确认。

  “当然可以。”他点著头,轻拍她的头,“好了,那我要走了。”

  笑著和索伦煌亚道再见后,她转过头来,没好气地对著自己的哥哥催促道:“烈,你还坐在那边发什么呆?煌亚哥要回去了,你还不赶快去送人家。”

  “啊?我呀?”

  思索著维斯宇拓这阵子反常的原因,突然接获野羽雅奈下达的强烈暗示,他显得有些摸不著头绪,一时反应不过来。

  “不是你,是谁呀?”扫了眼还一脸茫然的哥哥,她无奈地叹口气,很想拿一把铁锤将他敲醒。

  拗不过她,野羽烈只好停止沉思,顺著她的意思去送客。

  ***

  漆黑的夜空不见闪烁星子,连皎洁的银月都暗藏在厚厚的云层里,昏暗的光源从对街的路灯洒落而来,借助著微弱的光线,野羽烈偷觑著神情淡漠的索伦煌亚,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才好。

  无法看穿索伦煌亚的心思,野羽烈自然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一有些怪异的气氛让幽暗夜色更添了股森冷感。

  并非夜色的关系,他总觉得站在他身边的人心清似乎——很差。

  索伦煌亚的脸上没有一丝不悦,野羽烈却可以从他身上闻到一股浓浓的烟硝味。

  他的心情似乎比之前更糟了,怎么办?

  呜……早知道他就不理雅奈说些什么,乖乖待在家里不就好了,干嘛还跑来踢这块硬邦邦的铁板啊!他好后侮,但又不能在现在跑掉。

  他不记得自己有做过惹火索伦煌亚的事情,可是索伦煌亚却打从维斯宇拓进入他家后,老是用著那双死鱼眼瞪人,害他一直没办法专心听维斯宇拓讲话。

  有好几次他都险些因此接不上话引来维斯宇拓关切的目光。

  先是捉弄他并做一些令他感到困窘的事,之后则是死命地盯著他,现在又问声不吭的生气,真是奇怪的怪人!

  任凭想破了脑袋,野羽烈恐怕还是不知道令索伦煌亚不悦的导火线正是他这个引爆点。

  此时的他绝不明了索伦煌亚令全校学生闻之色变的“阎王”这个绰号绝非浪得虚名,他是一个奉行“以怨报怨、以德报德”主义的实践者,对付敌人,下手更是毫不手软的恐怖人物。

  不久后的将来,野羽烈将会亲身体验这一切,至于他会不会后侮喜欢上索伦煌亚,恐怕这就不是他所能预知的了!

  “有这么痛苦吗?”

  突然问,索伦煌亚停下脚步,转身怒视著一脸慌乱的野羽烈。

  “啊?”

  索伦煌亚毫无头绪的问话令他忍不住发出困惑的声音,他一头雾水的看向眼前的人。

  蹙紧浓眉,索伦煌亚再度陷人沉默,阴沉郁闷的脸色让四周的氛围显得更凝重。

  不知该不该开口问清楚,还是乾脆乖乖嘴才是明哲保身之举,随著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野羽烈更加不知所措。

  忐忑不安的心像攀登上巍峨高山,连周围的空气也突地稀薄起来,野羽烈好似快喘不过气,呼吸急促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那直视他的黑眸深如潭、目光冷如冰,突如其来的强烈恐惧不断传递他的全身,快令他落荒而逃。

  “你和我在一起很痛苦是不是?”

  察觉到野羽烈被他的样子吓得脸色发白,他收拾起激动的情绪,以淡淡的语调再次询问野羽烈。

  厌恶失去掌控权,索伦煌亚执意非问个清楚明白。

  索伦煌亚想要化解两人紧张、尴尬的关系,但认真、犀利的眸光却牢牢锁住他,并且散发出警告且慑人的讯息不许他蒙骗打混过去。

  纵使索伦煌亚说话的声调极为轻柔,乍听之下不易发现其中隐含的讯息,然而野羽烈却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他的不满。

  明明一开始气氛还不错,怎么才一转眼他就变样了?

  说变天就打雷的!

  若真有人得罪了他,那个人肯定不会是没和他说上几句话的自己,天晓得他大少爷在气些什么啊!野羽烈这么想著。

  几经揣测,他猜想索伦煌亚不高兴的原因可能是他要离开回去,却硬被野羽雅奈强留下来,不知该如何拒绝,于是转而怒视著他。

  可是就算是这样好了,索伦煌亚也不该将所有的错往他身上推呀,难道他就该这么倒振成为他的出气筒?

  他不服,他要上诉啦!

  “怎么,你怕我怕到连话都不敢说,是吗?”索伦煌亚质问他的嗓音有著难掩的怒气。

  索伦煌亚倏然倾身向前,让在四周流动的空气添加一丝危险气息,极具压迫的骇人气势让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

  尽管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形下,野羽烈还是因他的接近而感到羞赧,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躁动著。

  由于现在两人的身体几乎是相贴在一起,令野羽烈忍不住担心起自己的心跳加快会被发现。

  莫名滋生的情愫随著两人一再接近逐渐影响野羽烈的思绪,他知道自己不该喜欢上索伦煌亚,但情感却已早一步占领他心底最深处,他没办法忽略,更无法割舍。

  慌张地咽了下口水,野羽烈嗫嚅道:“不是的,我是……”温热的气息断断续续地喷洒在他的脸上,野羽烈根本无法平静的将话说完。

  “不是的话,那是什么?还是你讨厌我?是不是?”

  紧盯著他的目光有些深不可测,索伦煌亚平稳的声调里掺杂著一丝落寞。

台湾宾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