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宋毗 > 《男友很机车》
返回书目

《男友很机车》

第四章

作者:宋毗

四十分钟后,雷天灏梳洗干净,并且换上宋颖奇大哥的衣服,不发一语坐在宋家的沙发上。

对面,宋颖奇的爸妈和爷爷奶奶全部都瞪着大眼,一字排开的分坐在四周的沙发上,像看怪物似的盯着他。

“爸、妈、爷爷、奶奶,你们别这么看着他,当心把他吓跑,下次就再也没有男人敢和颖奇回来了。”一旁正拿着棉花棒和碘酒等物品,替雷天灏查看伤口并上药包扎的宋尔杰,看不下去的出声,向四位只差没瞪到眼珠子掉下来的宋家长辈劝说道。

“尔杰,你去问他有多喜欢小颖,什么时候要来提亲,咱们家可以不要聘金,只要他保证会好好对待小颖。正对面,满嘴假牙、戴着老花眼镜的宋爷爷,一手抓着眼镜狠狠把雷天灏打量个够后,一边招来自己的大孙子口齿不清的交代着。

“爷爷——颖已经说了,这位雷先乍只是向事,冈为车坏又受了伤,小颖才会带他回家来暂住一晚,不是爷爷您想的那样啦。”身材硕长、一脸读书人气息的宋尔杰,好笑的对着自己爷爷说道。

“什么?要住一年?住一辈子也无所谓,只是得先娶了咱们小颖才可以,不然会让大家说闲话。”人老耳朵不灵光的宋爷爷张开嘴努力听了下,跟着再次口齿不清的乱接话。

“爷爷——不是这样的……”宋尔杰忍着笑,还来不及再做解释,一旁的宋家两夫妻就忍不住同时叹口气。

“唉!原来不是男朋友。

“伯父、伯母你们两位还好吧?”忍着想笑的冲动,雷天灏诚恳的开口询问。

宋颖奇的父母亲从他一进屋起就开心的直笑着,后来弄清楚知道他不是她的男朋友后,又脸色一变,哀叹连连的到现在。

另外加上一个耳背重听,不管别人怎么解释,就是以为他会来下聘的老爷爷,和一个从头到尾都看着自己直点头微笑的宋奶奶。

说实在的这家人还真的挺和善有趣。

“抱歉——因为我妹妹从来没带过什么朋友回家,尤其是男性友人,所以我爸妈和爷爷奶奶便觉得很稀奇,想多看你几跟。”宋尔杰有些歉意的开口。

说多看几眼是客气话,事实上是爸妈和爷爷奶奶已经坐在这里,盯着对方瞧了十五分钟。

不过,说真的小颖带回来的男人条件的确很好。

尤其那双带笑眼里掩藏极好的深邃打量眼神,看起来虽然无害,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男人绝不简单,状似从容不经心的神态后头肯定有着一发起威来,就如同豹子倏起般的惊人力量。

但是,特别的是即便有强而有力的利爪,跟前的男人却有张刚正脸庞,让人知道他绝对不会对无辜的弱小胡乱出手,也因此现在才会这么有耐心的坐在沙发上,供眼前的四位长辈参观质询。

“那……现在不是男朋友,将来有没有可能?我们家小颖条件非常好,人乖又长得漂亮,从小到大都是模范生,平时放假回家还会帮忙做家事……”一直没有开口的宋奶奶忽然对着雷天灏问道,和煦的神色让他觉得受到很大的鼓舞。

“奶奶说的很对,将来的事没有人可以确定,而小颖的确条件很好,人又长得漂亮……”他点点头附和老人家的话,不明确却又带点意思的暧昧说法,让面前的几位长辈全露出微笑,倾身向前专注听他说话。”

此时大门外的电铃响起来,在宋尔杰起身去开门后,一个女人破锣般的大嗓门叫声率先钻进屋里。

“尔杰,稳叨的蛋没了。”随着吵杂大嗓门出现在客厅的,是一个

她边走边以大嗓门喊了几句话,抬头却看见宋家沙发上,坐了个自己这辈子从来没见过,样子好看到会让人口水流一地的大帅哥。

“晤人客啊?”胖妇人走过来,腼腆的和正从沙发上站起来打招呼的雷天灏点个头后,便扯住一旁正要往厨房去拿蛋的宋尔杰。

“伊是啥?是不是啥咪明星?恁家那晤有这款好看的帅哥?”

“二姑——伊是小颖带回来的。”宋尔杰解释的话语都没说完,被称作二姑的胖妇人已惊讶的瞪大眼,冲到电话旁边。

“大哥大嫂,电话借稳卡。”拿起话筒,宋家的二姑姑开始一通接一通的打,将所有分住在小村庄附近的宋家人全部通知一遍。

“阿保——稳是二姑啦,恁表姐带了个很帅的男朋友返来。”

“小妹,稳是阿银,小颖带了男朋友回家,恁卡紧过来。”

“二姑——”这头听得目瞪口呆的宋尔杰尴尬的想上前止自家姑姑。

“唉呦!阿杰你问卡过去,这可是小颖第一次带男朋友回来,怎么可以不让恁叔叔阿姨看一下。”

“小毛、美丽,稳是妈妈,恁卡紧来大伯叨,看恁表姊的男朋友。”

十分钟过后,宋家小小的客厅里,挤满一堆冒雨前来的亲戚,有的穿着汗衫睡裤,有的一身蓑衣,还有人连自家桌上的汤和饭菜都端过来。

一屋大小加起来二、三十个人全围在沙发边,老实不客气的盯着雷天灏看。

傻眼惊艳的表情,就好像把他当成什么刚落下人间,头上有光圈、背上还有大翅膀的那种家伙,指指点点外加满场的惊呼赞叹声。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宋颖奇之前不敢承认说自己住在附近。

或许原因根本不是不把他当成朋友看,而是因为人多口杂……

瞧这群亲戚叔伯婆婆妈妈,外加一字排开由大到小的毛头小鬼,若是每人多吐几口口水,就能变出一个补水站,难怪宋颖奇不敢带他回家。

因为他真的可以体会,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有多可怕和麻烦!

房间内,洗完澡吹好头发的宋颖奇,沉着脸躺在床上,薄被高高拉起,盖到脸上,尽力不去听外头的声音。

早知道她不应该冒险带他回家的。

明知道特殊安全部不是一个简单的部门,举凡跟监、收集情报等等,全都是他们负责的范围,工作危险,因此薪水也比公司里的一般员工高出许多。

公司里的员工私下开玩笑时都会说,若缺钱进特殊安全部就没错,但前提是得先精通空手道、跆拳道、各式武术,以及跟监、不择手段挖取资料的精神,最后还得祖上积德,才会有命花这些多出常理数倍的优厚薪水。

所以光听就知道要进去很难了,更遑论是身为特殊安全部的负责人,因此那无赖男人一定也是身怀绝技,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所以一点小伤算什么?她早该知道他绝对不会有事!

因此,真不应该带他回家的!搞得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她的男朋友,携家带眷的过来参观。

现在再听着外头所有亲戚的关切询问声,她就恨不得自己没做过这样失策的决定。

“大哥,你有没有让阿灏看过小颖小时的照片?”不知哪个多嘴的亲戚突然大声提议,跟着外头起了一阵骚动,几分钟过后欢呼声响起来。

阿灏?已经熟悉到叫得这么亲热了?她受不了的从床上坐起,决定要去制止外头那群兴奋过头的亲戚们。

而且她真的不想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状态,全部赤裸裸的滩在那个男人面前天在公司他还是个讨人厌的无赖男子一除了找她麻烦,他们两人之间什么交集也没有,可现在他却在外头看着自己的照片,听所有人说自己从小到大发生过的琐事和糗事……

这样快速的演变,让她非常不能适应,除了爸爸和大哥之外,她不想再和家人以外的男人多所接触,因此相同的她也不希望和他有公事以外多余的牵连瓜葛。

冷冷的打开房门,在哄闹中宋颖奇不发二日走到客厅。

“小颖我们正要过去叫你吃饭”宋尔杰招手唤她。

“小颖你快过来,我们正在让阿灏看你以前的照片,你也坐下来一起看。”顾不得餐桌那头自家老婆频频呼叫,宋爸爸先拉过女儿,将她拉到连天灏身边的空位坐下。

“爸,你们—”一满肚子不悦即将要冲出口的那刹,雷天灏伸手轻握了下她的手,跟着回头对她露出一个迷人挑逗的笑。

如此公然不避嫌的暧味举动,立刻引得满堂惊呼喝采。

“你——”明明气得想骂他无赖,却碍于众人在场不敢发作。

“小颖——”他靠了过来,佯装正经的语气里有着满满的忍俊不祝

原来她的罩门是家人,因为有家人在场,所以不好意思赏巴掌和骂他无赖。

“小颖?”她瞪大了眼,恼羞成怒又极力隐忍的抬头看他。

他竟敢这么叫她?恶心死了!

“你小时候真的很可爱,很漂亮。”他靠近端看着她的细致五官,并且发现即使戴着眼镜、长发束起,眼前的女人仍然莫名其妙的吸引他。

仔细再看看她现在的麻质白长裤和白色棉布衣的打扮,他真的不得不承认,虽然衣服有些宽松,可穿在她身上,却有种特殊的感觉,害得他更加心动。

是的!他真的该死的心动了,喜欢上这个女人了!

“小时可爱、漂亮?哼……”她冷冷的哼了声。

意思是现在就很丑了吗?哼,想拍马屁赢得好感,也得看准对象吧!

她宋颖奇才不是那种会让男人几句花言巧语,就骗得昏头的小女生。

“现在不止漂亮,还很吸引人。”他望了下桌上摊开的相簿,笑容诚挚的道。

此番几近告白的话语,赢得宋家亲戚聒噪的叫好声,却听得她面红耳赤,只差没恼羞成怒,翻桌走人。

“胡说什么?”他是不是想整她想疯了,才会在这里胡言乱语说她漂亮、吸引人?她站起来,脸上有抹气过头韵红晕。

神经病,懒得理他。

“别走——等我看完再离开。”他拉回她。

“好,小颖你陪阿灏看照片,我们大家先到餐桌那边去吃饭。”宋爸爸站了起来,打圆场的开了口。

“可是,相片还没看完……”挤在桌前的大人小孩发出了抗议声。

“下次、下次,要看小颖的照片什么时间都可以。宋爸爸干笑的拉过蹲在桌前的宋家小表弟,准备为了自家爱女的终身幸福,清空闲杂路人。

只是,在雷天灏翻阅相簿的手,突然停在某页有着宋颖奇和某名陌生高中男孩的照片这刻!所有吵杂拉扯的声音和动作瞬间停格,跟着知晓内情的宋家人全都僵在原地,还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

这张照片……怎么会还留着?雷天灏抬头看了下在场所有人,跟着看下身边忽然脸色发冷铁青的女人,然后,再看看照片中那似曾相识、笑容灿烂的高中女生……

这才确定原来问题出在照片上!

“小颖,你乖,快带阿灏去吃饭,等这么久他肯定饿了,阿大,把相簿收了,大家都去吃饭。“一向来最疼孙女的宋奶奶开口说话,跟着宋爸爸笑得很不自然的上前,想拿走桌上的相簿。

“爸——”此刻宋颖奇突然一掌拍在相簿上,过于少见的冰冷神色让宋家人全吓得缩起脑袋,不敢多开口。

宋爸爸很无辜的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己这个宝贝女儿。

都已经很多年了,事情也过去了,可他这个宝贝女儿却仍然很让人担心。

宋颖奇不发一语的低下头。

此刻,仔细的看看这张照片,多年前的往事再度涌现,虽然当时难堪得紧,可对现在的她而言,里头的那个高中男生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她不快,只是因为自己竟然漏了这张照片,没在当年就一把火烧了它。

她抽出了相片,在众人的惊吓注视中,不发一语的将照片中有着男孩面容的那一半撕下来,扔进垃圾桶。

“小颖——”一旁,宋尔杰皱眉忧心的唤了声。

这么多年了,没人敢谈这个问题,就怕她会在众人的连番询问下,崩溃哭泣。

“哥——我有没有告诉你,当年他的确是在危难时丢下我,可当时却有个流浪汉出手救了我。”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在这一刻把真相说出口!但却清楚的知道过去的已经过去,没有人可以伤害她了。

“你说什么?”不止宋尔杰,所有知道当年发生事情的宋家人,都惊讶的瞪大眼睛。

“我知道你们很担心我,但是我真的没事。她笑了起来,只觉得彷佛卸下了一颗大石头。

这些年,有很多次她都想开口对大家坦白那夜的事,因为毕竟自己衣裙破烂,鼻青脸肿的出现在家门外,的确是件很吓人的事。

但若要提到流浪汉恩人,便势必要再提一次那夜发生的事,而她却因为饱受惊吓,怎么也说不出口。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就是带着这样的恐惧记忆,步履蹒跚的走过来……

但或许是今天雷天灏这男人舍身救自己的举动,让她突然想通了些事。

其实人生并没有那么惨的,世上还是有许多好男人,小会在危险时丢下别人去逃难,就像当年那个流浪汉和今天的雷天灏!

仔细想想,她到底失去过什么?应该什么都没有吧!

更甚者,她其实根本什么都没有失去,不只和个烂人分手,还看见了人性中闪耀发光的善良面。

而且,受伤害和害怕、恐惧都只是一种感觉,虽然这样感觉曾经真实的能让人痛哭崩溃,但现实生活甲,她从家人这儿所得到的关心,却早已弥补过去被背叛的缺憾伤痕。

抬起头,宋颖奇要笑不笑的,看向所有被她的冲击话语震呆的家人,这才发觉自己真有一语惊死众人的本事。

唯独一旁的臭男人还不知死活,笑兮兮的望着自己。

她转过头,狠狠斜眼瞪了下雷天灏,却看见他带着深意,仔细将自己从头瞧到脚,然后脸上的笑容再次扩散。

“有什么好笑的,吃饭。”她不悦的扳着脸站起身,却没发现他手中捏着的,是自己撕毁后所剩下来的半张照片。

而上面高中时候的自己,正笑容灿烂的望着远方……

这一夜,雷天灏失眠了。

躺在宋家洁净舒适的床上,他睁着眼望着闱黑的天花板,脸上有许多复杂的神色在交错变化着。

八年前,他从日本到台湾,为了寻找自己之所以在此的意义,循线回到亲生母亲成长的国家,在露宿街头和公园几个月后,他心冷的发现,即便站在孕育母亲的土地上,却仍然还是找不到自己的依归和存在价值。

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向上天祈求,希望自己是那个远在日本,疼他、爱他的樱子妈妈的孩子,他多希望自己体内流的是黑岩家纯正的日本血液,而不是那个永远躺在床上体弱多病的台湾母亲的血。

那个永远在生病,最后还病死在他日本父亲怀里,让他高高在上的父亲大人痛哭失声的虚弱女人,从来没好好抱过他一次。

从他有记忆开始,每当跌倒受伤了,第一个赶来抚慰他的,永远是属于阿彻大哥的樱子妈妈,而他自己的妈妈甚至在他五岁那年病重将去世之时,都没好好的拍哄过他一次。

所以从小到大他是羡慕阿彻大哥的,甚至忌妒的希望自己才是樱子妈妈的亲生儿子。

因此每次一逮到机会,他就和阿彻大哥大打出手,甚至到了大学毕业那天,还在黑岩家的大厅上,拔出祖宗家传宝剑,和阿彻大哥对砍。

那一次,樱子妈妈气得连眼泪都掉下来了!

那么多年来,他从来没看过樱子妈妈哭泣,印象中她有日本女人坚强的韧性,即便丈夫爱的是从台湾带回来的妾室,她仍然尊敬丈夫,谨守本分的扛起黑岩家当家主母的责任,延续着黑岩家女人一贯的坚忍与遵从。

所以就算再苦再难,他的樱子妈妈也从来没掉过泪。

可是那一次在他和大哥都被父亲痛打一一跪在下着大雪的院落里时,樱子妈妈却对着他和大哥痛哭失声。

她说如果不能兄弟齐力同心,那么就不是黑岩家的子孙,因为黑岩家人不做不义之事,不能兄弟板墙,大起干戈,跟着她回头看着他,告诉他说如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就去能让自己弄懂这个原因的地方。

是谁的儿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他自己,是黑岩家的子孙,也是她疼爱的孩子。

于是,隔天他离开了黑岩家,到台湾这个孕育他生母的地方。

可是即便去了生母成长的地方,沿着生母活过的足迹走一遍,几个月过去了,他仍然还是找不到自己之所以在这里的原因。

心里的挣扎和抗拒依然没有获得解决。

最后,直到那一夜,在离宋家半公里远的小公园里,浑身脏污、胡渣长得满脸的他,救了一个险些要被几个小混混轮暴的高中女孩,而她两小无猜的高中男友,在事发当时还飞快从自己回前逃掉……

那晚,天上的口句光朦胧,被吓呆的女孩一路跟着他,不怕他身上好几个礼拜没洗澡的臭味,无论他用破烂的国语怎么解释都不肯走,就是噙着眼泪直摇头,执意要跟着他。

他知道她怕得要死,不敢一个人走回家,于是陪着她走到家门前。

要离开之际,惊吓过度的女孩从口袋中掏出自己所有的钱和钱包里的提款卡,眼巴巴的递过来。

他知道她把他误认成流浪汉,所以想把身上所有的钱财给自己当作报答。

但他口袋里根本还有一堆尚未兑换的美金旅行支票,弄成这样全是因自己的灰心丧志,和有意识的自我折磨而已——因为他不能原谅自己让樱子妈妈这么伤心。

但女孩突来的感恩举动和过于期盼的眼神,却让他受到很大的震撼。

虽然只是陌生人的一个眼神,却让他知道自己也是被需要、被人期待的!

那一刻,他忽然想通了,知道世上总有地方是需要他,总有些还不认识的人会在将来期盼他的出现。

每个人活着,都有它的意义和值得存在的理由!

这样的理由是不需要解释的——就像樱子妈妈爱他,和台湾妈妈即便在病中,却会对着由门口冲进去的他努力挤出微笑一样,好多事情不需要解释,自然就有它应该发生和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这么简单的道理一定是樱子妈妈摆在心中很久,却从来不知该怎么让他明亡的理由,而眼前的女孩却莫名其妙的在那一刹,让他体会烈这样的感觉。

于是当时过于感动的他,拿出了黑岩家家传的黄金虎眼银链,送给那个高中女孩。

虽然虎眼银链向来是黑岩家男人才拥有的专属物品,只有在当成定情物送给心上人时才会离开自己……

但因为这名高中女孩意外的一个眼神,让他有如新生般的重获生命,将来就算没了银链证明,他知道自己也会是黑岩家的人。

所以他毫不犹豫将银链送给她,然后转身走人。

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原来,所有的一切其实全都注定好了

在看见宋家红色大门的那刹,他就知道有些事就算绕了一圈,最后还是会回到它该走的道路上!

就像他将黑岩家男人拿来定情的银链送人,却在八年后的今天,进了宋家那扇曾经一瞥而过的朱红大门,然后在泛黄的相簿上,发现自己的心上人,就是当年那个高中女孩。

所以能说什么,好多事情不可预料,却有它的足迹可循。

因与果向来都不是一体两面,而是同时共存的!

起身下了床,他轻轻打开房门,知道自己必须见她一面,不然肯定会失眠——

因为惊愕欣喜而一夜无眠!黑夜里,躺在床上的宋颖奇不舒服的翻了下身,迷蒙浑沌问似乎有双眼睛不断着盯着熟睡的她,让她即便在睡梦中仍旧冒出一身冷汗。

“嗯……”噩梦连连的这刹,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在黑暗中熟悉的沿着床头,摸到床头台灯的开关按下。

晕黄的温暖微光中,她抬着眼凝视天花板,深深吁了口气。

吓死了,她竟然梦见那无赖一直对着她笑,笑容呆得跟什么似的。

没有多想的再次转过身,却看见一旁真的有个无赖,坐在床边的小椅子上望着自己傻傻出神。

“啊!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吓得尖叫了声,跟着一股脑坐起身,指着面前笑得很开心的男人说道,她明明有锁门,而且这里是二楼,他怎么进来的?“别叫!我没有做什么,只是来看看而已。”担心她会再次来个大尖叫,雷天灏连忙双手高举,从床边站起来。

“有什么好看的……你这无赖,我明明有锁门,你是怎么进来的?”被人从睡梦中“看”到吓醒,宋颖奇所有的脾气都来了。

她虽然平时没什么大脾气,但却有严重的起床气,而这混蛋男人竟然敢说自己只是过来看看?在半夜三更,到人家房间来看看?“我沿着水管上来的,我只是想看看你……”雷天灏抓抓头,笑兮兮的望着她在晕黄灯光下,变得过于柔和的美丽容颜。

原来她不戴眼镜是这个样……头发披落一身,让人觉得好美好心动。

雷天灏吞了下口水,胡乱伸手摸摸自己的嘴角。

就怕自己会因为看得太过忘形,而流下一堆口水——虽然现在的她看起来真的很可口!

“你有病!我有什么好看的!”听见他的答案,她娇颜瞬间泛起火光,嗓音也提高几度。

半夜三更的爬水管来看他?他以为自己是超人还是蜘蛛人?神经病!

“嘘!大家都在睡,你别嚷嚷,会吵醒人的。”没多想,他上前捂住她的嘴,脸上有些焦急和尴尬。

“……”没料到他敢这么嚣张的捂住自己的嘴,她恼怒的一口咬上他的手掌。

气死了,无赖还怕人知道!

“宋颖奇——”他瞪着她半晌,跟着些微光火的干脆抽回手,直接向前将她整个人压在床上。

气死了,这女人竟然像野猫一样乱咬人!

“干什么?你最好马上给我放手。双手被他抓住扣在两耳边,宋颖奇恼怒的冷眼瞪他。

望着面前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臭男人,她发现这一刻自己竟然不会害怕!八年前那夜的惊恐记忆,使得她这么多年来,无法让不熟悉的男人随便靠近,就算是碰到衣袖也不行。

但是这个无赖,却屡屡破了她所有的防卫界线,一次比一次更加蚕食鲸吞的往她能忍受的范围掠去……

或许是已经习惯,更或许是因为她知道眼前的男人就算时常爱恶整她,可骨子里却是个好人,不会在危急时弃下他人逃跑,所以才一点也不害怕!

只是虽然不怕,但她现在却气得想打人!

“你一个大男人半夜三更不睡,溜到女人房间,你不怕让人看到会说闲话,告诉你,这里是乡下地方,让我家人看到,你就只剩一条路可走……”她冷笑。

“你不会要说若让大家看到我们俩这个样,我就必须被逼着娶你?”跪在床上的雷天灏笑起来,脸上有满满的算计。

如果这么简单就可以有个漂亮老婆,那他挺乐意照办的!

“不——想娶我你别作梦!我对无赖没兴趣——尤其是因为半夜闯进良家妇女房间,意图不轨而被送进牢里的无赖,更不可能!”她冷冷的笑了笑,晶亮的瞳眸直勾勾盯着他,笃定他不敢在她的地盘上乱来。

“你怎么知道那无赖是意图不轨?如果那位良家妇女对无赖也有意思呢?”他眼神一挑,对她露出个句人暖味微笑。

开口的话语里是满满电力十足的挑逗和勾引!

因为从来没有女人,能逃得过他火力全开的诱惑招数!

“我可以很清楚的保证,那位良家妇女对无赖绝对没兴趣。宋颖奇要笑不笑的凝眼向他。

虽然不得不承认,在晕黄灯光的衬托下,眼前另人原本俊朗性格、深邃到如同日本男人般的英挺面容,变得更加好看,但她,却对半夜三更会逛到别人房间,脑子又有病的无赖没感觉!

“是吗?没试过谁也不知道。”他坏心又恶劣,以类似电影停格放大般的超慢动作,缓缓嘟起嘴,就口正要闹她到底。

“是啊,真的要试过才会知道……”她冷不防的露出个他从来没见过的甜美神秘微笑,跟着在他看傻、错愕没有防备之际,膝盖狠狠的一举往他两腿间的脆弱部位撞去。

“蔼—”不敢置信的哀嚎声瞬间暴起,下一秒,大男人卷曲成婴儿状般的庞大身躯,让人狠狠由床上推落在地。

“你……好、好样的,竟……然这么……心狠手辣……”痛不欲生、撕心裂肺的痛麻,由两股间传回来。

倒在地上的大男人,不上身体受了重创,自尊心更遭受严重的冲击。

”这女人竟敢这么对他,他、他发誓会跟她没完没了!

他要这该死的女人对他后半生的幸福负责!

台湾宾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