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拓拔月亮 > 《4号恶魔情咒》
返回书目

《4号恶魔情咒》

第五章

作者:拓拔月亮

  将近中午时分,在齐全和几名老将的殷切期盼下,拓拔野和拓拔烈陆续来到,其中拓拔野还带了一名女子前来,来不及向大家介绍,同行的女子就在老将们错愕和严肃的面孔下,被迫隔离。

  平日老将们各个枕戈待敌,把希望全寄托在复兴天地盟,是以,任何计画都得严密进行,因为要讨论正事,绝不容许有外人在。

  拓拔野笑说他们太严肃,但尊重长者的意见,只好请同行的女伴先避开。

  拓拔寿请寇仇安排女子到贵宾房去等,女子没有太多表情,也未语,跟著寇叔离去。

  多看了女子几眼,拓拔寿心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女子虽有柔美的外表,却出奇冷静,令他觉得奇怪的是,见到她,他竟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在房里等他的小女人,明明外表不太一样,一个柔弱无助,一个冷静,但……

  低眼沉思,如果真要说她们有何相同之处——没错,就是那股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难以言喻的气质。

  「她是我的女人!」察觉拓拔寿多看了她几眼,拓拔野带著得意的笑容,宣示并警口。

  睨了他一眼,未语,拓拔寿旋身,走向等不及要开口向他们三兄弟宣布事情的齐全身边。

  耳边传来齐全提议先重建天地盟的话语,预料中的事,拓拔寿嘴角轻撇,这等秘密阵仗,说的事一点都没让他感到震惊,颇令他失望。

  倒是那女子,柔美冷静的外表下,似乎还罩上一层诡谲,这是在曲映雪身上,所感应不到的……

  「大哥,你觉得齐老的提议如何?」拓拔野不知何时站到拓拔寿身边,淡淡地睨他一眼,低声道:「希望你不是在想我的女人,虽然我们长得很像,但我有自信,她不会喜欢你这一型的。」

  思绪被打断,拓拔寿皱起了眉头。

  他不该在这时候,想著别的事情。

  「小心她。」

  低声给弟弟一句警告话语,拓拔寿转而面对齐全,附和他的提议,与他有良好互动。

  一旁的拓拔野,讶异拓拔寿居然会同意齐老头的计画之余,还对他方才莫名其妙说的那句话满腹疑问。

  小心他?

  还是小心她?

  心头浮上两个大问号,但拓拔野仍是不改笑容满面的作风,就算心里塞满了疑问,也不能让人看出来,这一点,果然是他们拓拔家的遗传。

  大哥永远都是一脸沉稳的令人发毛,彷佛随时都在算计人的表情,至於他的弟弟拓拔烈……欵,可能真的是吃太多韩国烤肉,太上火,脸上永远都是那号随时想揍人一拳的表情,尤其对上他这个早他几秒钟出生的哥哥。

  话虽如此,大哥究竟要他小心谁呢?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当外头一片闹闹嚷嚷,仆人们忙得不可开交时,曲映雪一个人安静地待在宛若与世隔绝的房间,闹垓垓的声音,被房间的墙面挡住,扰不了她的耳。

  把尚未穿暖的大衬衫脱下,换上仆人送来的衣服,衬衫拿在手中,舍不得放下。

  他说,她是他要定的女人——

  双颊一阵酡红之际,纤细的手掌,忍不住贴上胸口,她的右胸上,有著代表处子的印记……

  低头,右胸上的处子印记让她联想到她两个失踪的妹妹,心头一酸,泫然欲泣,霍地,房门突然被推开,她吓的退了一步,愣愣地看著推开房门的人。

  不是他!

  也不是寇管家,更不是别墅里的任何一个仆人……

  曲映雪定睛看了来人好一会儿,才想起,她见过她,她是仆人口中「齐老爷」的女儿齐秀丽。

  「你……寇管家叫你来打扫的?」

  推门进入的齐秀丽,见到房里有人,先是一愣,继而想起眼前这个小美女是别墅的仆人之一,遂以为她是来打扫房间的。

  「我……」曲映雪不知该怎么回答她。

  「快点,客人都快离开了,你必须在大少爷回房前,把房间打扫乾净。」齐秀丽就是进来检查的。

  父亲不放心新的一批仆人的工作效率,所以她偶尔会过来突检,上一回她就见过这漂亮小妮子,在一群妇人之间,年轻柔美的她太显眼……

  「大小姐,原来是你在这儿。」寇仇从长廊那一头看到有人进入,立刻赶过来察看。

  「我父亲要我来看看仆人有没有勤劳打扫。」短发齐肩,戴著一副黑框眼镜的齐秀丽,落落大方一笑。「寇叔,你也知道我父亲非常重视大少爷的感受,如果仆人没做好分内工作,我会马上换掉。」

  说著,精明干练的她,望向还待在原地的曲映雪。

  「你怎么还呆呆站著?」

  倍感自身的处境颇难为情,曲映雪慌措低下头。

  寇仇轻咳了声。「大小姐,她,不是来打扫的。」

  「嗯?」看著曲映雪手中拿著衬衫,齐秀丽迳自了然点头。「喔,她要拿大少爷的衣服去送洗——」

  「不是。」寇仇轻吁了声:「是少爷要她留在房间的。」

  话说的委婉,但精明的齐秀丽还是听出了其中的含义。

  「喔,是这样啊。」镜框下的眼珠,夹著复杂情绪转动了下,脸上挂起僵硬的笑容。「我懂。」

  「大小姐,二少和三少他们可能要回去了,我们一起下去送他们。」察觉气氛尴尬,寇仇遂提议。

  「好,走吧!」多看了曲映雪几眼,齐秀丽眼底藏著怨怒,心不甘地退出房去。

  虽然自己大拓拔寿三岁,但时下姊弟恋正流行,加上她精干的工作能力,她一直以为只要日子一久,一定能和拓拔寿成为天造地设的一对,想不到……

  都怪她太大意,以为拓拔寿现阶段会把重心放在重建天地盟上,才没把一个小仆人放在眼里。

  寇仇把门关上,没注意到齐秀丽脸上的表情变化,只是觉得大少爷才回台湾就有男女之情,不知道齐老那边会怎么想。

  从齐秀丽无预警地突然闯进来之後,曲映雪一颗心忐忑不安,生怕还会有其他人误闯进房间,发现她的存在。

  直到天色暗了,一个仆人端晚餐进来给她吃,告诉她,客人全走了,她才梢梢安心。

  用过晚餐,她还是乖乖在房里等他,没忘记他说过「在我回来之前,别踏出房门一步」这段话——

  只是房里已打扫过数回,没有工作可做,而她也困了,不敢占用他的床,於是挪步至沙发,坐下,身子微倾,双眼自动合上,不到几分钟,她已进入梦乡。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众会完後,拓拔寿进入书房,分别又和两个弟弟通过电话,私下商讨一些事,之後,连线处理他自己公司的事,等忙完抬头一看,时间已经走到今天的最後一秒。

  他没忘记房里还有人等著他,好几回她的身影扰乱到他的思路,但他用力排除她的身影。他必须克制自己,并且把她和正事区隔开来,免得日後脑袋只充满她的形影,什么事都无法处理。

  回到房内,在床上没看见她的身影,他以为她又回後屋的佣人房去。

  浓眉微蹙,正要转身去把不听话的她揪回来,却隐隐听见房间的另一头,传来细微的申吟声——

  晕黄的灯光下,他看见她纤弱的身子斜挂在沙发上,看起来像是睡了好一会儿。

  脚步轻踩,来到她身边,睡梦中的她,似乎作了恶梦,两手腾高,偶尔抖颤一下,嘴里还发出细弱的恐惧申吟声。

  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他蹲下身,轻摇她。

  「起来。」

  他摇了她一下,她未醒,恶梦和她纠纠缠缠,恐惧加深,她的身子害怕地抖了下。

  「曲映雪,起来。」他加重力道摇晃她。她害怕的样子,令他感到心疼,蹙起的两道浓眉间,挤出了怜惜。

  「不……不要……不要绑我……不要绑我的妹妹……」睡梦中的曲映雪,抖著声低喊。

  「映雪,起来——」他拍拍她的脸。

  不让她脆弱的心灵继续被恶梦摧残,两手贴著她的肩胛,把她的身子扶正,并轻摇她,喊道:

  「醒来,曲映雪,我叫你醒来。」

  感觉身子被人摇晃,熟悉的威严声音透进耳膜内,把她的心神从恶魔手中救出

  眼一睁,茫然的她,呼吸急促,嘴里还喃喃地念著:「不要……不要带走我妹妹——」

  「你作恶梦了?」浓眉紧皱,语气带著质疑意味。

  见她额上渗出薄汗,嘴里喃喃的话语,听来不像是梦话,倒像是真的曾经经历过……

  在他猜想之际,她突然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腾在半空中的手,缓缓往下降,轻贴在她的背上。

  没有一句安慰的话语,因为那不是他所擅长,将她轻拥,任由她在他怀中哭得尽兴,这是他所能给她的另一种「安慰」。

  贴在她背上的手,愈圈愈紧,泪水湿透他的衬衫,哭声揪紧他向来冷硬的心。

  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他就知道,她是个极需要被保护的小女人,即使奸几回,他刻意想把她排除在心外,但每推开她一回,她总会像被拉开的橡皮筋一样,弹回他的心内。

  一次又一次,一步又一步,在他大意忘了关上心门之际,她已悄然进驻他的内心深处。

  此刻,拥她在怀中,他强烈感觉到,怀中这个小女人,一辈子都需要他的保护。

  怀中的哭声渐歇,意识到自己把他的衬衫弄湿了,她赧颜低头,哽咽的声音,带著歉意。

  「大……大少爷,对不起……我……」

  她被那个和真实相仿的梦境给吓坏了,一张眼见到他,她毫不考虑地窝进他怀里,她知道他宽阔的胸膛能给足她所要的安全感,让她能暂时远离那个在她生命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坐下来。」他扶著她坐回沙发,倒了杯水给她喝。

  接过水杯,她喝了一大口,心悸犹存。

  「告诉我,关於你所有的事。」

  拉来一张椅子坐在她面前,他神色肃穆,决意要她亲口告诉他,她所遭遇过的事。

  既然他打定主意要照顾她一辈子,她的所有事,他都要知道。即使他已经知道一些,可他还是希望她亲口说出来——

  也许那些事会令她陷入恐惧,但就是因为如此,他才要她自己亲口说出来,面对它,打败它。

  听到他要她把她的事情说出来,端著水杯的曲映雪僵了半晌,眼神幽幽地望著他,还未开口,两行泪水刷地一声,扑簌簌的又滑下脸庞——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www.shangxueji.com

  沉静的夜里,她低柔的声音,听来格外清晰,关於她身世的一字一句,他全接收进耳。

  她说的,和他让人所查到的资料,没有出入。

  在她七岁时,父母双亡,她们三姊妹由父亲在世上剩下的唯一亲人,也就是她们的姑姑所领养,她们在姑姑家住了十五年,一直到半年前她们的姑姑去世。

  原本在姑姑去世後,她们三姊妹已商量好要搬到外面去住,不再给姑丈添麻烦,但就在她们提出这想法的当晚,姑丈竟然把她们迷昏,趁她们没有意识之际,把她们三姊妹给卖了——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知道醒来时,三姊妹被关在一间小房间里,而且她们三人的身上某一处都传来痛意,小妹甚至还痛的在榻榻米上打滚。

  後来,她才发现她的胸前被纹了一朵白色梅花,二妹曲映红的大腿内侧是一朵白色玫瑰,小妹曲映兰的後腰处,纹了一朵白色兰花。

  曲映雪揪著领口,细眉微蹙,当时的痛,至今仍记忆犹新。

  听她这么一说,他蹙起眉头,想起似乎曾听过在台湾有一位很有名的纹身师傅,他一天不收超过三位客人,而且一天内纹的图案一定不同,也不会在同一个地万。

  不过这人难找,他听说他有艺术家特有的怪性格,说不做就不做,已经有好几年不帮人纹身。

  他不知道那些贩卖人口的分子,如何胁迫他帮她们纹身的,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为什么图案全是白色?」他猜,这应该有特殊意义。

  纹身者,追求的是一种美感,或许白色在某些人眼中,是一种清纯的美,但他看过她胸前的白色梅花,美虽美,但总感觉缺了一种……生命感。

  况且,贩卖人口的分子,大费周章地在她们身上纹图案,应该是有某种目的。

  他这么一问,布满泪痕的小脸,霎时覆上一层羞赧的红晕,低头,她讷讷的逼:「那……那是因为……」

  垂著头,她羞窘的说不出口。

  「你知道原因,但你不愿意讲。」见她迟迟不说,他也不再逼问。「既然你有你的顾虑,我不会再问。」

  猛抬头,水眸望定他,她摇摇头。

  她不是不愿意说,只是害羞的说不出口,况且,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又好心收留她,只要不让他困扰,她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说。

  「我……我听到他们说……」低眼,害羞的神情布满小脸。「他们……在我们身上纹的花朵图案上,涂上一种特殊的白色药粉……」

  「白色药粉?」浓眉聚拢,心中的疑问扩大。

  她点点头,轻咬唇。「他们说,这样可以证明……证明我们还是……还是清白之身。」

  她说的委婉,他倒是听的清楚,也明白其用意。

  视线落至她的胸前,聚拢的眉间打上一个大问号。他没听过这种事,也对白色药粉的功用心存质疑。

  「你们三姊妹都被带到日本?」把令她害羞的话题暂且搁下,他想知道更完整的真相。

  「不是。」提及此,她又伤心起来。「我不知道她们被带到哪里,我一直昏昏沉沉,等我比较清醒一点,我就已经在日本,把我带到日本的那个人,他不告诉我我妹妹她们去了哪里,我想逃走,他就用铁链把我双手绑起来。」

  泪水再度滑落,她轻声哭了起来。

  「我……我知道他要把我卖掉,他跟人联络好,独自出去办事,把我留在屋里,我只想逃,我还要去救我妹妹她们——」她举起手,一手握著另一只手的手腕,回想当时的情景。「我用力挣脱,手腕磨出血,很痛,但我不能停,我想,如果那时候不逃,等他把我卖了,我也许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去找我妹妹她们……」

  听到这儿,他大概了解她所遭遇的事,也才知道他救了她的那个时候,她两手染血的原因。

  大手握住她的手腕,手腕上的疤痕,令他怵目惊心之余,心疼和不舍的情绪涌现在他黑眸里。

  「大少爷,你……你可不可以帮我找我的两个妹妹?」仰首凝望他,泪汪汪的水眸里透露出乞求的眼神。

  这是她一直想央求他帮忙的事,可她一直不敢说出口。她担心她带给他的麻烦事太多,他会生气、会不耐烦,甚至会赶她走……

  原先她还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乖乖工作,等存够了钱,她就有办法去找映红和映兰。

  但日子一天一天过,她每分钟都在担忧和焦急中度过,害怕慢个一天去找她们,也许就再也见不到她们,而她也清楚,光凭软弱的她,一定没办法找人,何况,她毫无头绪。

  「凭什么我得帮你——」

  冷峻的话语一出,狠狠地打掉她心中的一丝希望,含泪低头,她不忘为自己过分的要求向他道歉。

  「大少爷,对不起,我……对不起。」

  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拓拔寿冷硬的黑眸渗进柔意。

  他不是不愿意帮她,但他向来习惯防人,他倒也不是真的在防她,只是他早习惯用冷漠来回应别人的请求——

  他其实打从心底想帮她找回她的妹妹们,不过,这需要一点时间。

  「我可以帮你打听你妹妹她们的下落……」

  他的话一出,她讶喜地看著他,两眼充满感激。「真……真的?」

  「但你得乖乖地待在我身边,没有我的命令,哪里都不许去!」捏著她的下颚,炯亮眼神已经霸道地宣示,眼前的她,只属於他一人所有。

  点头,她从来没想过要离开他,他是她在这世上除了她两个妹妹之外,仅剩的唯一的依靠——

  「你,只属於我。」低沉的声音,再度重申。

  粉唇微启,凝望著他沉如玄墨的黑眸,她的心绪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卷入那深邃黑潭,心头,有种强烈的悸动……

  柔美的神情,深深吸引他,俯首,她的两片红唇无处遁逃,全在他锁定的吸吮范围内。

  舌尖采入她的小嘴内,勾旋著她的粉舌,他深深地吸吮带著淡淡芳香的蜜津,炽烈的情火,狂燃。

  高涨的欲火在他体内喧腾,化成一道橘红火焰,烧向她雪白的同体,烧向她纯雪般的薄膜……

台湾宾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