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 > 凯琍 > 《爱的代嫁》
返回书目

《爱的代嫁》

第三章

作者:凯琍

  探险了大半天之后,花雨涵发现一个事实:赵家实在是个满无聊的地方。

  翁管家似乎有洁癖兼偏执狂,家中每处角落都要打扫得晶晶发亮,佣人们没有一时半刻好歇息,眼看大家都有活可干,她却像个废人找不到事做。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闷死的!」

  她从灰色沙发上跳起来,决定突破苦闷困境。她走到厨房,找到翁管家劈头就问:「不好意思,我想打扰一下。」

  翁嘉南正在指挥佣人洗刷厨具,转过头来恭恭敬敬问:「请问太太有什么吩咐吗?」

  「我好无聊,」花雨涵开门见山直接说。「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事?」

  「太太,我建议您可以购物、逛街、玩乐、看表演。」翁管家提出良心的建议,他确定这都是贵夫人们的娱乐。「或者去做美发美容,现在似乎很流行Spa。」

  「美发美容?我自己就是专家了,还用得着给别人做?」她说着忽然灵机一动。「对了!我来帮你们打点门面怎么样?」

  她怎么会没想到呢?她这么爱漂亮、爱保养,当然要推广给大家享受,她还可以替他们设计新制服,这多有趣、多好玩!

  「打点门面?」翁管家不确定这是什么意思。

  花雨涵对管家仔细打量一番,诚恳道:「其实你长得很性格,以你的年纪来说,肤质算很不错,就是黑斑多了点,只要用我特制的面膜来敷脸,看起来气色会更好喔!」

  「不、不用了!」翁管家立刻摇头,他从未想过「敷脸」这两字会用在自己身上,那不是女人家才做的事吗?他都已是六十岁的男人了,才不想打破纪录做这种蠢事。

  「别不好意思嘛!」花雨涵不是不懂,男人通常脸皮比较薄、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就算爱美也不敢说出口。

  「抱歉,我很忙。」翁嘉南像颗坚硬的石头,顾不得礼貌,冷漠拒绝。

  「你们不捧场的话,那我每天是要做什么啊?」花雨涵忍不住提高音量,转向一旁,对每个佣人炮轰:「这位小帅哥,你的痘子都在喊救命了,你怎么可能还没听到?这位大嫂,妳再不管妳的眼角纹,两条鱼会长出来的!这位大叔,你以为粗皮是天生的吗?其实你可以更有魅力,就看你要不要相信我!」

  做完一轮基本审视后,她转向早上第一位看到的年轻女佣。「小敏,坦白告诉我,难道妳从来没想过要改善黑眼圈吗?不要理翁管家怎么说,问问妳自己的真心!」

  「我、我……」小敏看看女主人,又看看翁管家,夹在其中有如三明治,不知如何是好。

  翁管家看不下去这情况,女主人再继续纠缠的话,大家都不用做事了,于是他咳嗽一声说:「小敏明天开始轮早班,下班时间是六点钟,到时太太妳想怎么做都行。」

  「太好了!」花雨涵抓住翁管家的双手,激动万分道:「我就知道你是好人,我一定亲自替你做出消除黑斑的终极无敌面膜,等着瞧吧!」

  「我……我不需要……」翁嘉南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场。

  「我现在就去研发喽~~你们忙吧!」花雨涵根本没听到,开心地转身离去,轻盈脚步像飞上了云端。

  翁嘉南站在原地,欲言又止。难道因为他没机会拒绝,就要被迫敷上那啥鬼面膜吗?不!他绝对要坚持到底,他在赵家工作三十多年,形象一向庄严,万一晚节不保,岂不是让人笑翻天了?

  因此,翁嘉南转向小敏,眼神锐利。「小敏,妳有空多陪太太。」

  「是!」小敏又惊又喜,其实她求之不得呢!

  「还有,如果太太的注意力转移了,就换你们其他人好好陪太太。」翁嘉南这用意很明显,他要大家陪花雨涵敷脸保养,千万别把矛头对准他自己就对了。

  「是!」众人当然乖乖应答,除了因为管家的威严,也因为他们对保养挺有兴趣。现在这年头不分男女都喜欢有张清爽脸孔,既然女主人有这份热心,又是管家大人应允,他们当然乐而为之。

  www.shangxueji.com

  当晚,花雨涵等到十二点半,实在撑不住了才昏睡过去,要知道睡眠不足是美容大敌,她可不想让自己未老先衰,白费了这么多年的保养功夫。

  可恶!不管那个赵擎宇了,既然他这么晚还不回家,就别怪她不能尽妻子本分,不能替他倒茶、脱外套,放洗澡水,还有这个那个、点点滴滴……

  说不定他习惯花天酒地、留连温柔乡……不,她不这么认为,像他那种严肃过头的男人,不可能在陌生女人面前卸下武装,那么他是不是有个老相好,随时为他宽衣解带、温柔相待?

  怀着种种的胡思乱想,她抱着超软枕头进入梦乡,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被一阵刺耳噪音吵醒。「什么声音啊?」她抓抓头发,揉揉眼睛,半梦半醒地爬起来。

  赶走瞌睡虫,她再次侧耳倾听,只听不远处传来──

  「不要──不!」

  「不!」

  谁在嘶吼?那不像人类发出的声音,反而像是受伤的野兽,一声比一声激烈,她听得心头猛跳,浑身发冷,甚至起了鸡皮疙瘩。

  「我的老天,到底怎么回事?」她披上外衣,冲出房门,却见整栋屋子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出来探查,整栋大屋只有她惊慌失措。

  突然间,她了解到一件事,那嘶喊声正是来自赵擎宇的房间,难道那就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听若未闻,因为赵家男主人是个……疯子?

  www.shangxueji.com

  凌晨时下了场小雨,屋外花草因为天降甘霖,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更清新,这无疑是个美丽的早上。

  只可惜,刚醒过来的花雨涵头痛欲裂,差点要精神崩溃,任谁听了昨夜那鬼叫声,都会整晚辗转难眠,直到天亮还甩不开种种臆测。

  不管事实为何,绝对跟赵擎宇有关,她非揭开这秘密不可,她是他的妻子,她不能坐视不管。

  梳洗过后,花雨涵走到饭厅,看到翁管家和佣人们,大家都一副没事样,彷佛昨夜平静如昔。

  不,她不相信那是她的幻听,这其中一定有内幕,仔细瞧瞧大家的脸,多少有点睡不好的迹象,现在她可是众人的美容保养师,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她的眼。

  「太太,请用早餐。」翁嘉南替她倒了满满一杯果汁,女主人的好胃口让人印象深刻,不过很难想象她吃下这么多,要如何维持曼妙体态?

  「多谢。」花雨涵咕嘟咕嘟喝下大半杯果汁后,直接问道:「我问你,昨天晚上那阵惨叫是怎么回事?」

  翁嘉南的表情没有半丝变化。「我睡得很好,没听到什么声音。」

  她早料到翁管家不会轻易泄密,但她可没那么容易被打发。「我听得非常清楚,是从赵擎宇的房里传出来的,如果不是他在哀号,难不成他养了一头野兽在里面?」

  翁嘉南眼神一黯,显然知道内情却不愿多说,其他佣人静静做自己的事,耳朵却都竖起来聆听。

  花雨涵继续追问:「我真的很关心,他是不是在作恶梦?这不是普通的恶梦,他叫得好可怕,他应该去看医生!你们都很清楚对不对?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快告诉我!」

  「太太,」翁嘉南沈下脸,压低声音说:「有些事请妳还是不要多管比较好。」

  「翁管家,」花雨涵对上管家的视线,缓缓浮上一个神秘的笑。「虽然大家认识不久,但你觉得我是那种缩头乌龟吗?」

  翁嘉南没回答,但他明白,女主人绝非一般女人,看来男主人有危机了,但或许……这正是一个转机?

  www.shangxueji.com

  三天过去了,花雨涵居然一次都没见到赵擎宇。他像故意躲着她似的,总在她起床前离开,入睡后返家,两人有如磁铁的两极,永远沾不上边。

  这种日子她过不下去了!虽然三餐丰盛,佣人都听她使唤,但她是个活生生的女人,结了婚就渴望拥有丈夫的心啊!

  既然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她决定主动出击,现在女人不能被动痴等,那是等不到云开日出的。

  用完早餐后,她主动找翁管家问:「赵擎宇在哪里上班?」

  「太太您……?」翁嘉南不太确定地问,女主人的心思难料,天晓得她想做什么?

  「谁叫他早出晚归,让我见不到人,我自己去公司找他。」

  「我建议您最好不要这么做。」翁嘉南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她先露出温暖笑容,继而坚定说道:「真抱歉,你的建议我不接受,其实我已经查出地址了,上网随便找一下就有了,哈哈!掰~~」

  「太太──」翁嘉南看着女主人离开,在背后追喊却徒劳无功,其他佣人则兴奋不已,大家都期待女主人的惊人之举。


  半小时后,花雨涵自己开车来到「擎宇集团大楼」前,目标非常清楚,不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但她下车后差点扭到脖子,因为大楼盖得太高,害她仰头仰得快跌倒!

  搞什么东西?这么豪华气派尊贵,是想压倒她的决心吗?别作梦了,她只会勇往直前,岂有退缩的道理,要知道人生就是一场奋斗啊!

  走进高耸气派的大门,她直接来到服务柜台,劈头就说:「我找赵擎宇。」

  「您找董事长?」柜台小姐的眼神略显怀疑,上上下下瞧了她几眼。「请问贵姓大名?有预约时间吗?」

  「我叫花雨涵,我是他的妻子。」

  「啊?」柜台小姐发出不太专业的惊呼,眼前这个跟贵妇相距甚多的女人,实在不像是董事长夫人,除了……她手上那枚钻戒还满值得炫耀的。

  「不相信?把这个递上去就是了,说我有重要的事找他。」花雨涵也明白,虽然她穿了最美的一套洋装,就是装不出名门闺秀的气质,于是她拿出身分证,配偶栏清清楚楚写着赵擎宇,至少这是个证据吧!

  柜台小姐半信半疑,仍接过那张身分证,打了通电话到顶楼请示,没多久,她得到了答案,于是她毕恭毕敬站起来,笑容亲切无比地说:「夫人,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请跟我来。」

  「多谢了。」花雨涵不会跟这位小姐计较,大家都是赚口饭吃,用不着彼此虐待。

  通过层层关卡,她终于到达顶楼,电梯门一开,两位身穿套装的秘书小姐站在她面前,同一时间精准地微笑招呼──

  「夫人好!」

  「我找我丈夫。」花雨涵不禁纳闷,这两位秘书都是美女,看起来又精明能干,赵擎宇为何不娶她们?或许他就是想找个乖老婆,像那位昏倒的余小姐一样?但很可惜,她花雨涵绝不是没有声音的女人。

  「您好,请这边走。」秘书小姐一个在右、一个在左,替她打开办公室大门。

  彷佛芝麻开门一样,花雨涵终于见到她的丈夫,才三天不见,感觉已过了三年,怎么他比印象中还帅啊?今天他穿着银灰色系的西装,感觉沈稳而专业,却也显得遥不可及。

  赵擎宇站在办公桌旁,一手翻文件一手拿电话,没怎么注意门口的动静,于是她走到他面前等他发现,但是整整过了五分钟,他仍在对那该死的话筒说话!

  够了!她对自己说,她才不忍受这种对待!

  伸出手,她按掉桌上的电话,害他中断了对话,还「喂!喂!」好几声,才发觉是她干的好事。

  「妳切我电话?」他不敢置信,这女人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没错!」她不是不紧张的,任何人被他那双利眼瞪住,都可能会忘了自己要说啥,但是她不能就此撤退,想要幸福就该努力争取!

  他放下电话筒,冷冷挤出声音。「我很忙,妳不该来打扰我。」

  看在她有胆量独闯龙潭的分上,他对她还有点赏识,才允许她上来见他一面,却不可能任她无理取闹。

  「那可真是抱歉了,但我有重要的事找你,我一定要打扰你。」天知道她是哪儿来的勇气?其实她的双脚已在发抖,她竟敢对他发出挑战,简直像小虾米对抗大鲸鱼,自不量力!

  固执的女人让男人无法忽视,他再次被她打动了,瞧她那双大眼眨也不眨,粉红色双唇紧抿,因呼吸而起伏的胸口,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排山倒海地向他涌来。

  「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他决定给她一个机会,看她还能如何让他印象深刻。

  「昨天我去做了婚前健康检查,这是报告。」结婚后才去做婚前健康检查,说来有点可笑,不过这也好,证明她的功能正常,请他正视她的存在吧!

  他把报告丢到桌上,看都不看一眼。「这种小事等我回家再说。」

  「我每天起床都看不到你,也等不到你回家,怎么有机会跟你说话?」她不愿做深闺怨妇,那是古早年代的作风,她可是新时代的女性。

  「妳以为妳在跟谁说话?」他深深皱起眉,微微被她激怒。「注意妳的态度,我非常不满意。」

  「我才不满意呢!」这家伙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嘛!她干脆拍桌大吼:「你以为我是花瓶还是木头?竟然把我娶进门就摆在一边纳凉!」

  「妳已经拿到支票了不是吗?尽管去花钱取乐。」他并不掩饰嘲讽的意味,在他眼中,她只是个为钱结婚的女人,不值得他再多花心力。

  「你以为我这么容易满足?」她岂会听不出他的语意?反正她解释什么都是多余,不如等他自己发现真相,现在她只想得到他的注意力。

  她的直言不讳让他挑起眉。「妳不只够勇敢,也够贪心,在这方面我不得不说,我很欣赏妳。」

  「谢了!」她刻意转个圈,秀出洋装底下的身段。「你不是要生孩子吗?告诉你,我才不用你说的那套方法,我要跟你上床,然后自然怀孕,听到没有?!」

  他愣住了,整整一分钟,哑口无言,只能静静望着她。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对他大吼大叫,更没有一个女人主动说过要跟他发生关系,这个叫花雨涵的女人确实与众不同,他在无意中娶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女人。

  「舌头打结啦你?」她得意极了,总算让这男人刮目相看了吧?

  「要怎么生小孩,由我决定而不是妳。」他迅速恢复了镇定,并不打算让她得知,她对他确实有影响力,一种他相当不习惯的影响力。

  她早知他不会轻易被说服,像他这种男人固执到不可理喻,可惜碰到她算他倒楣,因为她更是执着到不可思议!婚姻是两人的事,她拒绝唱独角戏,他非得正视她不可!

  「你说过,要我记得你是我的丈夫,也请你记得我是你的妻子,我跟你都有权利做决定。」

  除了胆量过人,她还有说理的本事,他对她越来越另眼相看,可惜这不会改变他的想法。「妳是我买来的新娘,妳就该听我的话。」

  「如果我不听话又怎样?」她抬起下巴,眼神不驯,表情倔强。

  「别想跟我作对,妳将发现那很愚蠢。」他的手握成拳,压抑自己想碰她的冲动,她那张小脸散发光芒,竟让他想一亲芳泽。「现在妳该走了。」

  「我该走就会走,但我要先告诉你,我不会跟你作对,但也不会乖乖等你回家,我随时都可能对你突袭,你睡觉的时候最好小心点,也许一不注意就被我吃掉,这样你暸了吧?」

  说完后,她头也不回,踩着新买的高跟鞋,踏出猫般优雅的脚步,高傲地走出门外,彷佛出巡的女王正准备回皇宫。

  望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赵擎宇的反应居然是笑了,是的,他不争气地笑了,甚至笑到肚子痛。

  她的演出太精采了!冷不防地出现,放话呛声,投下汽油弹,而后潇洒离去,他从未见过任何女人跟她一样奇妙!

  或许第一次见面的直觉没错,她将为他的生命带来改变,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改变。


台湾宾果